六月中文 > 魔鬼传奇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婚礼

第三百五十一章 婚礼

  互相看看好一会,苏佳终于开口:“说没有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想我会接受和习惯。”

  劳拉也回应了安娜的问题:“我从不预测未知的事,三个人相处关系一定会很微妙,也许我们第一天就会吵翻,也许我们可以融洽的生活。谁知道呢?”

  安娜看着方适道:“加国有一个家庭和你是同样的情况,一男二女共同组建了家庭。数年后,一名女子杀死了另外一名女子,而在之前是凶手说服死者一同嫁给那男子。你很难说服女人不计较,你和她做了什么,你和她又做了什么,她们心中会记得很清楚。包括你先向谁打招呼,是否嫌弃谁的饭菜、衣装……你有思想准备吗?准备去端这碗不可能端的平的水吗?”

  方适思考许久,还没开口,劳拉先说话:“他不会端平,我知道自己的地位。”

  安娜道:“你虽然这么说,但是你内心是不是想过,要通过婚后的一些行为,让方适主观的偏向于你……别否认,你本身就有争胜的基因。举个例子,方适要出席一个很隆重很重要的仪式,苏佳给方适搭配的衣服你不满意,你会指出来,并且让方适按照你的要求搭配吗?”

  劳拉没有正面回答:“我的男人最少在穿衣着装上不能丢脸,因为他穿着不得体,反应了我的品味很差。”

  就担心这样。安娜道:“我一直想提这件事,但是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今天没忍住。你们想的也许只有那种事,我想那种事反而会和谐和快乐,怎么玩都行。但是婚姻并不全是那种事,如果你们无法一起协调面对未来的婚姻生活。我不建议你们同时嫁给他。”

  劳拉道:“不,我早就想过了,做好了打算。如果将来的婚姻生活让我们很不愉快,我会选择离开。”

  苏佳道:“如果真的那样,我希望由方适做主,谁应该离开。”

  方适左右看看,感觉不太对。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一周的共同相处中,安娜已经嗅出了味道。比如选择方适的西装,苏佳和劳拉意见不统一,最后是劳拉让步,如劳拉所说,她知道自己的位置,但是劳拉内心对苏佳的品味并不认同。

  安娜很想告诉方适,如果这场婚姻持续一到两年,胜利者肯定是劳拉,不会是苏佳。安娜希望通过今天挑明,两女能客观认识目前的情况,协调解决。至于方适吧,不要指望他能解决问题,他从来不是一个思想细腻的人。

  张铭对这些事不太在乎,转移话题道:“前天去选新郎衣服,我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

  方适笑:“这是我最不担心的。”怎么?教廷要一统天下?打架谁怕谁,单挑不悚,欢迎群殴。

  确实,没有团体会想和方适这伙人过不去。张铭道:“继续,说名字。”

  “唐四、毕斯、安洁拉……”

  劳拉和苏佳内心一直都避开安娜提的问题,在安娜挑破之后,她们终于开始思考。方适报名字,写礼单时候,苏佳对劳拉道:“我们需要谈谈。”

  看着两女离开,安娜似笑非笑的看一边的方适:“现在可以恭喜你。”

  方适听不明白,他不知道安娜把本该是由他承担的压力,分摊给了他的两个老婆。这种事本应该是方适自己小心调节,注意细节。现在就转变成两个老婆互相商议,和谐融洽的一切面对生活中可能产生的矛盾。

  ……

  一切具备,只欠东风!

  在无数人看热闹和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方适的婚礼按照计划开始了。这里不得不提下网络喷子的力量,将劳拉的黑暗史全部扒了出来。坏消息是,劳拉玩的男人真不少,所有嫉妒的人通过这些文章最少可以平衡一下心态。好消息是,最少劳拉是玩男人,而不是被玩,这也能给支持派一点安慰。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劳拉是女权派代表的公众人物,这次违反了自己立场,和另外一名女子一同嫁给某人,这代表其立场的崩塌。

  各种话题持续出现,让这场准备了两个月的婚礼到现在还是主要新闻。为了保证婚礼顺利进行,123分局派遣了大量警力封锁了前往婚礼小镇的道路,禁止粉丝,记者们进入小镇。

  乍一看小镇冷清的如同鬼城,还好宾客够多,洋洋洒洒的来了四五十名异能者,还有几十位普通人,加上婚礼的服务人员,小镇也有数百号人。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请了鲍勃,尼娅得来,作为联盟主席的贝灵虽然没有多大公信力,毕竟是主席,也得来。请了教廷的人,女神家族虽然没几号人,但是也得请。请了华夏123分局的土拨鼠,也应该请马里城和瓦国123分局的负责人,毕竟他们给方适提供了很多便利。

  帮忙整小岛,一起打魔物的第四舰队几位菌官,星球联盟不管你有没有请柬,还是派遣了特使参加,劳拉娱乐圈内的朋友……等等等等。这东西你要么都不请,请一个不请第二个,说不过去。或许在异能者中也只有方适有这个号召力。

  作为中立派的方适帮助过教廷,救助过家族,击退过魔物,甚至还以海神号船员身份,帮助星球联盟探索神之海域。方适隐然已经成为中立派中的代表人物。

  教堂外的草地清理过,草地上摆桌台,提供自助食物和酒水。先到达的宾客将这次婚礼当成联谊会。有些带有目的来的人也开始接触自己想接触的对象。

  不过这婚礼还没开始就出现了一些混乱,才早上八点多,一名家族异能者就和一名中立派异能者产生了冲突。鲍勃和尼娅一边拿了酒微笑聊天,言语却是针锋相对。剑骑大马金刀坐在一边,身边五米区域生人勿进。女神派主教特使和米珈在一边聊的似乎也不是很愉快。

  还好在一切矛盾爆发之前,婚礼进行曲吹响了,远处的婚车慢慢开来。到了教堂草地外的红地毯,戴着行李生帽子的雷蒙拉开车门,单手扶了劳拉出来。汽车开走,第二辆车到达,雷蒙……还没拉开车门,苏佳自己开车门走了下来,她一手提着婚纱,一手害羞遮脸,这衣服让她穿的非常不舒服。

  两名新娘对比之下,苏佳是完败到家。看劳拉累积了无数次红地毯的经验,不慌不忙,始终保持着微笑,对每个人都微笑点头,让宾客不由自主的起立鼓掌。

  婚礼进行曲一开始,方适就从教堂侧面的化妆间出来,快步的迎接到了两位新娘……实际上只迎接到一位,苏佳已经跑到一边和冰雪、无夜等朋友们打招呼去了。冰雪和无夜还有苏佳几位朋友代表的是苏佳娘家。

  神父站立在教堂台阶上耐心等待,等着方适微笑着将苏佳拉回来,一起牵手两位新娘走到神父的面前。

  神父手拿教义不禁叹口气:“有一点我必须先声明,你因为具备沙国国籍,所以可以按照沙国法律和传统迎娶多位妻子。但是这条法律是因为沙国宗教原因而出现的……”

  接下去怎么说呢?大家都理解神父的意思,你是因为某教派的原因所以能合法娶两个老婆。但是某教派在教廷看来属于异端。好吧,因为现代社会不算异端,但是你也不能请教廷的神父来当司仪。

  一边的甘伯不耐烦道:“神父,我们都知道了,他就是找个借口,和宗教没有关系。快开始吧。”

  说什么实话呢?

  神父无奈点头,他是第一次主持多人婚礼,甚至可以说,教廷内就没有主持多人婚礼经验的神父。因为只有某教多人婚礼是合法的,既然是因为某教的原因,凭什么让教廷的神父来主持呢?

  神父按照程序开始,残疾,贫穷了是不是还爱他她之类等等。所不同的是,神父问了三个人。交换戒指之后,神父按照程序道:“我宣布你们成为合法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

  “……”

  在三秒死一般的沉默之后,不知道谁先笑出声来,立刻一片哄堂大笑。安娜抱头,怎么没想到这个细节。方适也没想到还有这个程序,机灵的他立刻感觉到有些不对,先亲谁呢?

  劳拉一笑,拉了下苏佳到方适面前,两人意思亲吻了一下,劳拉上前一步和方适也意思了一下。

  下面一片鼓掌声,不知道是鼓掌仪式,还是为劳拉的豁达而鼓掌。

  接下去,新人参与到自助酒会中,婚礼将在下午一点结束,一点之前,方适和两位新娘会在大家的祝福中先上车离开,而后宾客散去,完成本次婚礼。

  方适被武神手指勾了过去,武神微笑和蔼对方适道:“我十天前才知道你竟然娶两个……你懂主次吗?”

  方适立刻回答:“爸,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亏待苏佳。”

  “恩。”武神满意的点头,放下酒杯,道:“我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东西?”

  武神气神一敛,一股强大的气势释放了出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一片静悄悄中,出现了两个武神。所不同的是,一个武神的本体站立不动,另外一个武神完全是半透明的气体从本体中飘了起来。

  气体武神绽放着强烈的意念,其向前飘起飞出,左手收在腰后,右手双指在前指向三十米外的剑骑。剑骑大骇,立刻站立凝神戒备。气体武神越来越近,剑骑感受到不一样的力量,无法躲闪,于是连连后退,一路打翻无数的桌椅,甚至撞塌半面墙体。

  本体武神双眼一睁,时间如同静止了一般,唯独只有气体武神不受影响,飘到了剑骑的面前,双指指在剑骑的额头上。剑骑只是睁着双眼,没有进行任何反抗,甚至没有反抗的情绪。

  就这么僵持了数秒之后,气体武神消失无踪,武神本体闭眼深吸口气,气沉丹田,悠悠的睁开眼睛,看方适和蔼道:“女婿,我相信你懂我的意思。”

  方适擦把额头的冷汗,连连点头:“懂、懂……”

  太强了,虽然看的出来武神耗力耗气,这一招不是随便可以用的。这一手没有震撼的毁天灭地,没有窒息的致命一击,但是这招可以说天下无双。

  鼓掌声打破了寂静,黄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教堂侧面的钟楼上,远远喊道:“老爷子厉害,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宇宙洪荒,只在一点。”

  这话只有他们自己能理解,黄叶的意思是,武神已经到达了意念杀人的境界,宇宙洪荒只在一点,意思是,只要武神全部力量只在一点,没有其他,进入了无我的境界。无我的境界契合了无极之道,所以这招不仅天下无双,而且天下无敌,杀谁谁死。当然,武神用过这招之后,基本上也没有额外的战斗力,原因也是因为无我境界。这招最大的弱点是不适合群殴。

  武神对黄叶满意的点点头:“招呼客人。”

  方适如梦初醒:“下来。”

  “我不敢。”黄叶道:“你那边教廷的人太多,万一暗算我怎么办?”

  说话间,米珈等人已经分开半包围状态,慢慢的靠近钟楼。剑骑还在回神中,她的心神还沉浸在刚才那一招带给自己的压力。

  米珈左右看看自己人,大家明白意思,这时候做做样子,不能真动手。现在真动手那就是拆台了,方适这边的朋友不比教廷的宾客少。同时也看方适的态度,方适如果同意让他们自己处理恩怨,那自然是最好的。不过以米珈对方适的了解,这是不可能的。

  “停!”方适道:“能来的都是客人,米珈,约束下你的人。这是我的婚礼,希望大家给点面子。”

  米珈回头看剑骑,还没回神,左右想想,挥手:“等婚礼结束后再说。”

  六名教廷宾客散开退回,方适抬头:“下来吧。”

  黄叶双手在后,双脚不动,御风而行,轻飘飘的落在三十多米外的宴客草地上。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过《魔鬼传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