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南明大丈夫 > 第314章多铎气疯了

第314章多铎气疯了

  汝州城外,刘忠被绑在一颗大树上,黄三张弓搭箭,“嗖”的一下,射出一支利箭,正好钉在刘忠的肩头,令刘忠痛苦的发出一声嚎叫。

  这种万箭穿心的刑罚,是军中私刑,通常是对叛将,或者奸细使用。

  这种私刑,在用刑时将人绑起来,然后命善射之人,避开要害,先射四肢,故意折磨,所以往往射出十多箭,人也不会死人,而是哀嚎不绝。

  军中的汉子,一般不会折磨人,都是一刀砍了完事,一旦选择这种私刑,多半是恨极了受箭刑之人。

  黄三箭术极好,一连射出七八箭,箭箭都避开了要害,每射出一箭,刘忠就发出一声惨叫,疼得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在他身前,则跪着一排他的家眷,高义欢残忍的将刘忠的眷属,押到他的面前,当这他的面一一砍杀,毫无人性可言。..

  刘忠被绑在树上,看着魏军士卒,一刀一个的将他家小杀了个干净,连几岁的小儿子也没放过,心中又悲又恨,嘴中发出非人的痛嘶,绝望的用后脑勺,不停的撞着树干,脸上涕泪横流。

  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被人践踏和欺凌,而自己又毫无还手之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亲人惨死的那种无助和绝望,以及撕心裂肺的心痛之感。

  另一边,数千手无寸铁的叛军士卒,则被驱赶到一座魏军民夫的营内。

  正当叛军疑惑之时,一队魏军士卒,搬来拒马桩,封堵营门,大队的鸟铳手,在栅栏外列队,忽然点燃火绳,抬铳射击。

  营盘内的叛军士卒,被铳丸打的身体连连抖动,扑死于地。

  一般来说,杀俘不祥,高义欢执意要杀俘,除了对矿场的事很恼火外,还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此时,不管怎么说,都是清军势大,势必还会有人投降清军。

  晚明时期,思想被文人们搞的很混乱,同时也被李自成弄得一团糟。

  许多人对于清军入关的认识不足,不晓得这是两个民族的战争,当然现在也没这个词儿。

  这一战,是两个民族的对决,不胜即亡,根本没有退路。

  汉人赢了,则开启一个新时代,败了就要沉沦数百年。这是关系天下气运的一战。

  这个时候,就需要一种死磕到底,势不两立,对敌人绝不留情的气概。

  在这场斗争中,必须要让人意识到投清的后果,以及将付出的代价,才能杀住投清之风,逐渐改变大势。

  另一个原因,则是高义欢缺粮,他虽然需要人口,但现在养不起,多张嘴反而多一份负担,所以他决定全部杀了。

  此时高义欢骑着黑驹,驻立在城外,正看着魏军士卒,从汝州撤离。

  多铎发现汝州被攻下后,必然要找回场子,而汝州城墙被炸毁,短时间内难以修复,所以高义欢准备撤出汝州。

  汝州一地,山林起伏,处于伏牛山和嵩山之间,正是适合魏军的战场。

  高义欢准备退后至汝州南面的霍山,再扎下营盘,尝试将清军主力诱入山丘地区。

  这样一来,高义欢更加靠近自己的地盘,粮道缩短,而多铎的粮道则会拉长,增加清军粮食的消耗。

  这时太阳西沉,西面的山林,在落日的余晖照耀下,被镶上了条红边。

  高义欢骑马,看着魏军士卒,推着大小车辆南行,远处忽然一支数千人的步军,牵着不少战马回来。

  为首一将,看见高义欢的大纛旗,打马奔驰过来,然后翻身下马,急步走上来禀报道:“大帅,卑职奉命阻敌,缴获战马一千二百匹,另外还有大批伤马、死马,特来复命。”

  来人是王光泰,他清理战场之后,便急忙撤了回来。

  高义欢早已从斥候口中得知了阻击的经过,知道王光泰并没有挡住沈志祥。

  他点了点头,先安抚一句,“王将军辛苦了!这次阻击斩获不少清军,本帅稍后为你记功。”

  “卑职谢过大帅提携!”王光泰急忙抱拳。

  高义欢摆了摆手,看着他道:“王将军,今日一战,你虽没有留下沈志祥,但是却有了一场宝贵的经验。本帅希望你能对这一战,进行一个总结,看看清军骑兵冲击的特点,也说一说咱们自己有哪些不足,本帅好及时应对和改正。”

  高军步军在训练中,虽然多次演练被骑兵冲击的场景,但毕竟不是真冲。

  王光泰这次阻击,虽没有完全成功,但是却等于拿到了清军骑兵的第一手资料。

  魏军便能从这一战中进行总结,了解清军骑兵撞击的力度,知道前阵该布置多少长矛手,或者是器械方面,需要什么改进,火力需不需要加强等等事情。

  没能拦住清军,被人家凿穿,是件比较丢脸的事情,王光泰脸上一红,但还是抱拳领命,“卑职稍后便进行总结,然后呈报大帅。”

  高义欢微微颔首,遂即又问道:“你回来时,可有选虎营和武卫营的消息?”

  “回禀大帅,徐黑虎、王得仁他们就在后面。选虎营天黑之前应该能回来,武卫营或许要等到半夜!”王光泰抱拳道。

  他话音刚落,北面的道路上,便卷起一片黄尘,大股的骑兵奔驰回来。

  徐黑虎奔驰在前,战马后面用绳子拖着一人,衣甲破乱,处处是血,整个后背的皮肤都被摩去大片,看得人触目惊醒,不是沈志祥,又是谁?

  龙门关清军大营内,多铎正在大帐内,询问粮草的事宜,一将确忽然挑帘进来,行礼禀报,“王爷,唐通禀报,鹿蹄山的贼兵溜走了!”

  多铎闻语一愣,“你说什么?”

  片刻后一支清军骑兵飞速奔出大营,往南而去。

  次日中午,多铎在众多护卫的簇拥下,来到鹿蹄山以东的一段小道上。

  众人来到一座山丘上,居高临下的往下一看,只见道路上铺着一层穿着白色棉甲的清军尸体,到处都是散落的兵器和旗帜,多铎的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

  这时多铎忽然一转身,便一巴掌扇在唐通脸上,直将他打得的眼冒金星,东倒西歪。

  “说!为何没有发现鹿蹄山的贼兵撤走,还让他们在这里打了个埋伏,杀我这么多八旗勇士!”多铎厉声喝问。

  唐通一手捂着被扇红的脸,满脸委屈,“王爷,一个月来,贼兵一直未出鹿蹄山,那王杂毛又是个大老粗,奴才实在没想到,他会给奴才整出一出典故~”

  多铎满脸狰狞,“什么典故?”

  “悬羊击鼓,饿马提铃!”唐通小声道。

  多铎勃然大怒,简直要被气死,身子在马上摇摇欲坠,“又是这招,高义欢这是当你们是猪啊!~岂有此理,气煞我也!”

看过《南明大丈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