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九龙帝尊 > 第448章 隐身假像

第448章 隐身假像

  “弑神侯全身都已经是气海了,难道还没有他们两人的宽广?”龙鹤朝玉龙山的方向看去,朝龙耀问道,“龙耀,你在担心甚麽?弑神侯明明就是最好的人选。”

  “龙鹤前辈,弑神侯确实是最好的人选,但也要在最紧要的时候才能请弑神侯帮忙。我们龙族欠弑神侯已经很多了。”龙耀语气有些沉重,“我们不能一有事就请弑神侯帮忙。他也有自己的事要处理。”

  “先别管这麽多了。需要不需要本侯你们自己决定。但现在救人要紧。”曾德忌炎见龙耀被龙鹤缠着,眼看龙青伟已经奄奄一息了,便大声朝他们两人喊道,“你以为要救龙青伟很容易吗?”

  “要救他只在我翻手间就行。”舒雨一点也不谦虚的说道。

  “你以为他们会这麽轻易让你救龙青伟?让你们顺利的把这万千龙魄送回玉龙山?”曾德忌炎说着朝晓琼和线华弱他们所在的方向看去,尤其是线臣所在的那团黑色怨气,曾德忌炎特意把目光停留在那里,不无担忧的说道,“也不知线华弱在里面做甚麽,龙魄已经开始往那团怨气涌去,虽然并未进到怨气里,但却已经开始聚集在上面了。”

  虽然只有曾德忌炎和龙标能看到那些龙魄所化的巨龙,但龙族之人早已把曾德忌炎当作自己人,所以对他所说的话也极度信任。

  “舒雨伯伯,你只管救二长老。龙鹤交给我。”龙灵听曾德忌炎这样说,也知道事情紧急,而且她一直很担心龙青伟,听了曾德忌炎话就更加担心了,手里亮出玉龙灵鞭,面对着龙鹤站着,“龙鹤,你儿子的命是命,二长老的命也是命。不能因为可能会伤了你儿子就不救二长老。何况就算伤了他,也比丢了性命强。伤可以治愈,性命丢了可就没了。孰轻孰重,你万把岁的人,还想不明白吗?”

  龙灵在龙族众人心中的样子从来都是任性,有时候还无理取闹,从未见她如此认真的说过这样的话,所以在她说完,龙族众人都有一瞬间的觉得不可思议。而龙耀却想到了龙青伟为何要把二长老这个职位传给龙灵,正是因为他们关系极好,龙青伟对龙灵极为了解。

  “何况龙标刚刚也说了,他会保证龙异的安全。”舒雨一个头朝龙鹤看去,另一个头看着龙青伟和止奋,手也又开始将龙青伟与止奋手心按在一起,与龙异的肉身面对面的盘地坐在地上。

  “他如何保证异儿的安全?他自己的生死都没掌握在他手里!”龙鹤朝舒雨怒道,“两头怪,你要是不停手,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偏不停手!看你如何对我不客气!”舒雨看着龙鹤的那个头大笑起来,“我就算一边帮龙青伟,一边跟你打,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曾德忌炎没想到舒这样狂妄。龙鹤虽然是女流之辈,但曾德忌炎也与她交过手,虽然不是生死相斗,但也能估摸的出龙鹤的真气内力并不弱,何况她当年也是差点就做上龙族族长的人,真气内力自然不弱,而舒雨却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换成自己早就动手了。而龙鹤也正是这样,被舒雨激怒后,猛的朝舒雨冲去,手里突然多出一根黑色的长鞭。

  “咚”的一声,龙灵挥起手里的玉龙灵鞭就朝龙鹤缠去,并没有想要置龙鹤于死地,只是想缠住她,却不想龙鹤看也没看一眼龙灵,手一扬,手里的黑色长鞭就挡开了龙灵的玉龙灵鞭,曾德忌炎这才知道,原来龙鹤手里的黑色长鞭居然是铁质的,却又柔软的如丝绸一般。

  龙鹤与龙灵一言不发就大打起来,两人相斗了近百回合,龙灵终究还是晚辈,不论是真气内力还是招式术法,都不是龙鹤的对手,但却也能在龙鹤面前招架的住,不至于被龙鹤打伤。

  “两个女娃有甚麽好打的?”一百回合后,龙灵已经招架不住龙鹤的攻势的,几次险中逃脱,正要与龙鹤再拼一次,却听到线华弱的声音从线臣所在的那团怨气里传来。

  “龙鹤,我帮你儿子破了断龙脚,现在在帮你收了这个小丫头,如何?”线华弱的声音虽然再次从怨气里传来,但人却一直没出现。

  曾德忌炎听到线华弱的声音,忙警惕起来,往后边走了几步,让自己的视野能够同时看到龙青伟、龙鹤他们的情况,又能看到线臣所在的那团怨气,以防线华弱突然冲出来打自己个措手不及。

  “用不着你管!”龙鹤轻喝一声,突然收起手里的黑鞭,贴身靠近龙灵,一掌打在龙灵肩上,斜眼怒视道,“小丫头,看你也是龙族之人,绕你一命!再敢胡搅蛮缠,就不是一掌这麽简单了。”

  “哼!杀了我,我哥也绝不会让你活!”龙灵心知不是龙鹤的对手,但为了救龙青伟,即便是被龙鹤打了这一掌,还是没一点退让的意思,手起鞭落,又朝龙鹤打去。

  “鹤儿!”呈怀见龙鹤似要下杀手,忙大声喊道,同时挺身而出,冒死从后面冲拦腰抱住龙鹤,龙灵本已经出鞭,见呈怀抱住龙鹤,也不想趁人之危,手腕用力一转,已经抽在空中的玉龙灵鞭“啪”的一声转身另一边。

  “好大的力气!”线华弱的声音又从怨气里传来。

  “身为南湘帝国开国帝君,躲躲藏藏的传出去不怕别人笑话吗?”龙灵见线华弱一直说个不停,却不见人,不由的用起激将法来,“你若真要帮龙鹤,倒是出来帮她啊。一直躲在那团黑气里也叫帮她?”

  “放开我。”龙鹤被呈怀抱着,虽然还怒气未消,但也知道呈怀这是在帮自己,所以并没有对呈怀动手,只是不停的扭动身体,想要挣脱。但呈怀却紧抱着不肯松手,同时劝道:“鹤儿,别急。我们都已经等了万年,还急在这一时半会吗?”

  “他们这样会伤了异儿。异儿才多大啊?”龙鹤护子心切,转头朝呈怀看去,“你不帮我也就算了,干嘛还拦着我?”

  “龙鹤,你儿子除了比你们夫妻两小,比这里其他人可都大好几千岁。哪还是孩子?”龙灵虽然被龙鹤打了一掌,但龙鹤并没有要伤她的意思,只是想让她别再纠缠自己。而龙灵却不领情,昂着头不服气的说道。

  “他虽然已经有万余年的年纪,但却从未见过外人,甚至是他父亲,他都是第一次见。”龙鹤反驳道,“年纪大不代表见识就广。”

  “龙鹤,你再跟这个小丫头说,他的事就做完了。”线华弱说道,声音也比先前近了些。

  “弑神侯小心,他可能会隐身术。”吴六桃虽然被舒雨拒绝了,但还是一心站在曾德忌炎与龙族之边,听到线华弱的声音越来越近,但却没看到他,眉头一皱,提醒曾德忌炎与众人道,“维持不了多久的隐身术。但足够他偷袭打伤一两个人。”

  “你有没有金银水?”曾德忌炎问道,还没等吴六桃回话,伏峰便扔一个小瓶,笑道:“省着点用。我偷来的。”

  曾德忌炎接过一看,觉得有些眼熟,瞬间就明白了伏峰从哪里偷来的,微微一笑,道:“这算是物归原主了。”说完往空中一扔,抬手就是一掌,用真气内力交其打破,金银水瞬间就从破了的瓶子里散了出来,没等金银水落地,大袖一扫,扫出一场大风,把金银水吹的四处都是,虽然并不像是瓢泼大雨那样,但只要有一两点落在隐身的线华弱身上就能确定他的位置了。

  “还想隐身!”但即便如此,线华弱还是没有出现,只不过因为曾德忌炎有九龙眼才看到沾了金银水的线华弱。说时迟,那时快,曾德忌炎话音未落,便朝线华弱奔去,想要抢在他出手之前制住他,而且也如他所愿,极为轻易的就把线华弱抓了过来,又退回到吴六桃身边。

  “弑神侯小心!那是假的!”吴六桃一直关注着曾德忌炎,见他手一伸便抓住了线华弱,心想不对劲,忙伸手朝曾德忌炎喊道,“那是假像!快松手!”

  虽然曾德忌炎也觉得这样就把线华弱抓过来太过蹊跷,但直到吴六桃喊出声来时才确定这是个假像的线华弱,只不过不明白吴六桃为何如此紧张。便问道:“即便是假像又如何?”双眼却小心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调虎离山之计!”吴六桃说道,忙朝四周看去,担心的说道,“他想做甚麽?他在哪里?”

  曾德忌炎知道线华弱现在最需要的是那些龙魄,但现在舒雨已经在帮龙青伟和止奋连结气海,正在以强大的气海吸收那些龙魄,所以最担心的是线华弱会在这个时候偷袭舒雨,打断龙青伟和止奋,所以当确定自己所抓住的线华弱是假像时,第一时间便朝龙青伟看去,却见龙青伟和止奋并没有异样,而且那些龙魄正有条不絮的快速进到他们气海里。

  “轰隆隆!”曾德忌炎正想着线华弱会在哪里,突然从那团怨气处传来一阵雷声,曾德忌炎忙朝那边看去,却见在怨气的上空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里电闪雷鸣,原本只是在怨气四周的飞舞的龙魄所化的巨龙慢慢被漩涡吸了进去,最后消失在黑色的怨气里。

  :。:

看过《九龙帝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