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大宋炮灰逆袭录 > 二百零八 让事实来证明

二百零八 让事实来证明

  李不弃出品,绝对精品。

  李不弃在给皇帝的奏疏中提到的两件事又引爆了大宋的论坛,无论是官场还是民间的。一件是淳泽监几个小孩子捉了一些吃蜗牛的虫子在玻璃缸中饲养,竟然发现其中几条虫子变成了萤火虫。这么说来,《礼记》中“腐草化萤”的记载就证明是错误的。

  虽然养虫子这事儿是李不弃安排的,对养什么虫子李不弃也进行了诱导,但是他绝不会居功的,在奏折中他一再夸赞是淳泽监那地方人杰地灵,是皇帝会选地方,所以才纠正了前年谬误。因此功劳都是皇帝的。

  另一件事是皇家图书馆一帮子秀才们研究前朝文献和大宋朝廷邸报得出结论:黄河变黄,以及发生在大宋很多地方的旱灾、蝗灾并非天灾而是人祸,都是因为砍树造成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结论,秀才们还开列出了表格,把各个地区采伐林木的情况、时间和发生灾害的时间地域进行对比,两者具有很高的相关度。

  由于证据看起来很确凿,丁度、曾公亮等人已经提请减省各地伐木。这事又牵扯到好多利益,因此朝堂上再次吵成一团。

  对此事李不弃也不会承认自己对参与研究的秀才们进行了诱导,只是默默地把张载、邵雍他们推到前边,让他们去和人辩论。不是李不弃不负责任,而是他事情多啊。这不又八月十五了嘛,成亲后第一个应该拜佛的大节日,赵敏是必定要拉着他去大相国寺上香的。

  一个男人只有让自己的女人感到满足,自己的生活才能舒服。李不弃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上香这事儿吧就是秀恩爱,让老婆赚满足感的,所以他很是郑重其事,早早就知会了大相国寺一定要隆重一些。八月十五那天官衙放假,李不弃和赵敏一进大相国寺,立刻一众和尚接引进去,立刻引来众人瞩目,尤其是女孩子看向赵敏的目光满是羡慕和妒忌。

  赵敏显然感受到了这些目光中的各种成分,她像一头骄傲的鹅一样紧靠在李不弃的身旁,高高的扬起头颅傲视群雌,好像在说:“看到旁边这个人了吗?是我的!”

  嗯,李不弃多少放了些心,希望他向张英娘下手的时候赵敏能看在大局的份儿上少吃些醋。

  不过今天点儿背,被知客僧引到客堂奉茶时就看到两对夫妇带着从人过来,当先一人笑到:“呵呵,没想到在此见面了,这就是李不弃,那个就是他娘子了吧。”

  李不弃一看原来是上司王拱辰,连忙行礼,然后把赵敏介绍给王拱辰。王拱辰说也是带着妻妾来上香的正碰到个同年,于是把国史院编修洪大光介绍给他,然后又介绍了各家妻子,三个女人又是互相见礼。

  当三个女人进屋聊天后,王拱辰黑着脸说:“李判官,我有一事不明,想请你解惑。只是平日见你忙,不好问你。今日你若有闲暇,不如就解了这疑惑吧。”

  唉,这人真讨厌。但是李不弃还不能表现出来,只得说:“不知是什么事?”

  “此事其实不止我有疑问,好多人都很奇怪呢。李判说了要‘为往圣继绝学’,可是连六经给你认定是蒙书了,哪有什么绝学可继承呢?”

  李不弃问:“那计相认为先圣的绝学就是书中的学问吗?”

  “啊,自然是了。”

  李不弃呵呵一笑:“可是我却认为先圣的绝学并不载于书中。”

  “啊?”王拱辰和洪大光都大吃一惊:“怎么说?”

  李不弃呵呵一笑:“昨晚还和清源书院的人讨论此事。下官以为其实先圣的绝学是发现自然之道,人世之道并加以阐述和利用的本事,而纪录在书中的结果不过皮毛。”

  王拱辰一时没有听明白,问:“怎么讲?”

  “举几个栗子。比如神农尝百草给后世留下了养民的庄稼。不能说庄稼是神农之绝学,善于尝试才是神农的绝学啊。夫子见河水而叹逝者如斯夫。流水不复谁都知道,而夫子的绝学在于见表象而明了表象之下的大道。可是神农怎么尝试的,夫子当时又怎么想到逝者如斯的,书中似乎都没有记录吧?”

  “若是以为先圣的绝学都在书中,那就错了。先圣留下的书只是引后人入门径的,绝学却在书外呢。”

  “哦?是这样吗?”大概王拱辰和洪大光都没有想到李不弃竟然如此回答,都显出一副深思的模样。

  还是洪大光突然眼前一亮,摇头道:“神农、夫子这般非神既圣,皆是应运而生,岂是我等凡夫俗子可比的?如此说来,先圣的本事岂不是学不成的?”

  李不弃直接笑了:“洪编修不可妄自菲薄。夫子可从来没说过自己生而知之,也自承有不懂得的事情。神农若生来就是神,又何必何必故弄玄虚去尝试百草,直接把庄稼指出来就好了。窃以为,他们成神成圣,并非生来神圣,而是懂得揣摩大道,运用大道。夫子之后封神成圣者也有不少人了,便是红编修若是能学得先圣几分真本事,便是不能如孔孟一般,但是配享文庙,或是如汉之诸葛、唐之李冰那样永享一方香火也是可能的。”

  李不弃这么大的气魄让洪大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文人骨子里再傲娇嘴上也得谦虚到地面以下,哪有这样一张嘴就要成神成圣的?此时他觉得李不弃不但离经叛道,而且脸皮贼厚了,他这种谦谦君子是应付不了的。于是他眼珠一转说:“李判官这想法倒是令人耳目一新。只是老夫总觉得有不妥之处。不如过几日老夫置酒,找几个人与李判官坐而论道。哦,到时候计相也要去,如何?”

  王拱辰立刻捧场:“这个主意好。李判官,我看就这样吧。”

  呵呵,这就是约战了。

  约吗?约你个鬼啊?你以为老字是什么人?老字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哪有功夫和你们磨嘴皮子?

  在洪编修计谋得逞的得意眼神中,李不弃却拱拱手:“此事却恕难从命。眼下胄案下的作坊正在整顿,事务繁杂,我每天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实在抽不出时间来。”

  王拱辰却说:“我还正要提醒你此事。做官也不可过于纠缠庶务,这学问不可放下。庶务事小,学问事大,有些事情还是早些辨明才好。难道李判官认为自己的道理有什么不妥,不敢与人研讨?”

  李不弃在这事上却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王拱辰这个上司:“下官却以为有些事情空口白牙是辩论不清的,不如多作些实事,让事实来证明。就比如说腐草化萤这件事,便是在书斋里辩论一千年也是无解。但只要养出了萤火虫,不用辩论也事实昭彰。下官愚钝,一向是不善于辩论的,所以下官还是作些实事就好。”

  王拱辰和洪编修鼻子都气歪了:你还敢说不善于辩论,哪次辩论你吃过亏?

  李不弃抬头看看天色:“天色不早,家父家母还等着一起过节,就此告辞,万望恕罪。”

  看激将法对李不弃都不管用,王拱辰还真是无可奈何。

  李不弃看着两人郁闷的样子心里好笑:老字现在手下有人了,其中还有两个大牛,辩论这种费脑子的事就让他们去吧,老字可以放心的放飞自我了。

  PS:今天还在调整,只有一更。

看过《大宋炮灰逆袭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