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傲世尘途 >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异态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异态

  “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也不拦着你,希望你好自为之吧。”洛昭言眼神复杂的说道。

  虽然风尘嘴上说是就算时间长河出现了,他也不会进入,但就洛昭言从洛河图那里得到的信息,但凡是见过时间长河的人,哪怕不是修者,只是一个寿命几十载的凡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跨入到那片神奇之地。

  风尘虽然是天之骄子,三重境尊者,只怕也无法逃避时间长河的诱惑。

  踏上四楼的阶梯,顺着风的亲和,风尘很快便在那层层书架背后,找到了一缕淡雅芬芳的丽影。

  南彩衣平坐在地上,抬起膝盖枕着头,一副百无聊赖地模样,似乎正在等待着某个人。

  眼神中,有些一抹淡淡的期待和不安,转化为娇柔身躯的微微颤抖,看得风尘一阵心疼。

  “学姐,久等了。”没有更多言语,风尘径直走去,用简短的五个字,将少女眼神中的期待回应,将那不安彻底粉碎,旋即,转化为欣喜和愉悦,还有娇俏面容上的一抹动人之笑。

  “学弟,你来了!”南彩衣甜甜的笑道,因为失忆症,她并不清楚班级会武的事情,满心欢喜以为风尘会和平日里一样的时间来到,却不想一番寻觅后,根本找不到那牵挂的影子。

  “有点事情来往了,不过应该不耽误吧?”

  现在已经是戌时,再过两个时辰就是子时,似乎不可能在今日结束前,完成三个时辰的阅读时长,风尘不由问道。

  “没事的,只要时间间隔不超过两天,就可以了。”南彩衣宽慰道。

  心中略略觉得好笑,要是耽误了事情,我怎么可能这么和颜悦色跟你说话啊。

  如果风尘耽误了南彩衣的事情,就算两人之前相处得再愉快,南彩衣也会立刻翻脸不认人。

  这一点,不论是南彩衣自己,还是风尘,心中都隐约有所察觉。

  “那就好,既然这样,我就开始了。”点了点头,风尘随手拿过一本没有阅读过的古籍,便要在南彩衣的身旁,开始这最后一晚的阅读之旅。

  一时之间,风尘心中竟然有些紧张。

  有对时间长河的不安和期待,也有对今后和南彩衣关系的思索和纠缠。

  但最终,都在翻开古籍的刹那,被风尘抛诸脑后。

  若是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阅读中,这些时间,等同于是浪费。

  “你是说,炎虎被天罚者干掉了?”院长室内,柳公权正苦恼着该如何解决冉明这个大麻烦时,没有察觉到炎虎归来的叶飞絮,却在柳公权焦头烂额之际,主动找上门来,从柳公权口中得到了炎虎可能地下场后,忍不住皱眉道。

  如果不是柳公权是鹰盟比较重要的合作伙伴,而且实力也还算不错,叶飞絮真想把这个满嘴跑火车的老头斩杀,天罚者干掉炎虎?这怎么可能!

  “回大人,虽然小的也没有见到真实情况,但很有可能就是这么一回事,不然的话,炎虎大人不可能消失不见啊!”感受到叶飞絮那一闪而逝的杀意,柳公权连忙说道,心中战战兢兢。

  这可是绝代强者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般的存在,怕是一根手指头就能把自己这个所谓的三重境巅峰强者屠灭。

  这要是一个没有招待好,怕是整个天笃学院,都会从大陆上抹去。

  “我自然知道炎虎下落不明,不然的话,我来找你做什么?”叶飞絮冷冰冰的说道。

  “是,是,不知道大人您有什么见解?”柳公权小心翼翼问道,丝毫不敢有半点怠慢。

  “炎虎不可能死了,但他的确下落不明,有可能是被放逐到其他空间去了,也有可能,是遭到了人暗算,现在重伤难返。既然那个天罚者连炎虎都奈何不了,他的事情,你也不用再去管了,事情很快就要办完,到时候留一个空壳子给他,也不算什么,所以,如果他还要继续探查下去,只要不真正触碰到目

  前还没撤走的地区,那就不要管他,其他事情,我会负责。”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柳公权连忙鞠躬道,心中一块巨石终于放下。

  虽然眼前的叶飞絮,依旧只是执掌境强者,似乎和之前的炎虎没有差别。

  可冉明能干掉天罚者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柳公权的揣测。

  现在叶飞絮给了他另外的可能,自然而然也就排除了那令他震颤的揣测。

  也因此,对叶飞絮能够压过天罚者冉明这件事情,再度鼓起勇气,眼中恢复了自信。

  三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修者修炼来说,根本就只是弹指一挥间的时光,可若是放在一场大战里,三个时辰,也足够一场大规模乱战分出胜负,甚至还不需要这么长久。

  对于这一刻的风尘来说,三个时辰究竟有多长,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他在阅读一本又一本古籍时,随着三个时辰的时间点越来越接近,原本平静的图书院四层,也随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准确来说,是他还有南彩衣所在的这方圆五米小小空间,发生了剧烈的改变。

  原本明亮的书架和回廊,随着时间的迁移,逐渐发白发黄,到最后,竟然化为了枯朽之物,凋零于南彩衣和风尘的身周,最终,沦为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找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了。

  而随着这白茫茫空间的出现,在风尘和南彩衣的正前方十米处,一道扭曲的空间隧道,也悄然撑开,散发出一股奇妙和诡异的气息,使得南彩衣的目光,死死的黏在那空间之门上。

  不经意间站了起来,准备朝那空间之门走去时,南彩衣纤秀的手,却被另一只手拉住。

  “学姐,你要自己一个人去吗?”风尘笑道,声音夹带灵力和精神力,具备点醒昏惑之人的能力,却让风尘有些意外地,没有对南彩衣产生任何作用。

  少女仅仅只是死命挣扎着,想要摆脱风尘的手,朝着那空间之门走去。

  看到这一幕,风尘脸上的笑容凝固,神色凝重起来。

  要么,这是极其高明的媚惑之术,就连风尘也没办法解开,可即便是没办法破解,也应该能感受到一点点波动才是,偏偏连波动也没有,让风尘不敢相信。

  而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一切根本就不是外因影响下的结果,而是南彩衣自身出了问题,她的身体内部有潜在暗示。

  “让我过去,让我走,我要走过去,你放开我!”南彩衣挣扎着,怒斥着,甚至于被风尘抓住的手腕,都已经明显有脱臼的迹象,更是被扭出了几条血痕,南彩衣依旧没有停下,似乎就算整条手臂都断了,她也要朝着那空间之门走去,至于究竟是谁在阻拦,根本不重要。

  “学姐,你冷静一点,学姐,我会让你进去的,但是你不要着急,学姐,学姐!”

  眼看着手臂都快要被扭断,风尘也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连忙抱住南彩衣,一边大声在她的耳边吼道,希望能将南彩衣吼醒来。

  可不论风尘如何嘶吼,如何制止,除了挣扎,除不断地向前挪动步伐,为此甚至全身上下,都因为力道过猛,摩擦破了表皮而开始渗血,南彩衣都没有停下的趋势。

  换做是其他人,就算风尘无法阻挡他们的心,也可以通过风阻挡他们的人,但南彩衣不行。

  不是因为风尘狠心,甘心看着南彩衣受苦,而是因为,他的风,根本不可能对南彩衣产生任何效果,南彩衣的风属性纯净度,赫然达到了那恐怖的百分之百。

  拥有远远超出风尘,几乎不可同日而语的风之亲和度。

  如果不是南彩衣从来没有攻击风尘的打算,否则风尘一旦操纵风去制止南彩衣,只怕到时候要被风吹走的,不是南彩衣,而是他这个所谓的三重境初游强者。

  “可恶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这样?”眼看着南彩衣全身上下已经是血污一片,

  再继续阻挡下去,只怕不等南彩衣走入时间长河殒命,倒是要先死在自己手里,风尘一边怒吼着,埋怨自己的无能,一边朝那诡异的空间之门看去。

  心中,在这一刻做出了某个重要决定。

  手,不经意间放开,不愿意再给南彩衣带去任何伤害的风尘,只能在这一瞬,选择放开怀抱,任由她靠近那空间之门,靠近那时间长河,但是脚步,却没有停下。

  甚至比南彩衣更快一点,更先一些,风尘走到了空间之门前。

  看着那似乎和其他空间之门,没有任何区别的扭曲门扉,心微微一沉,回头一看南彩衣嘴角不经意间溢出的一丝满足微笑,风尘终于伸出了手。

  “学姐,既然你非要走这么一遭的话,那么没办法了,我风尘,也只好陪你一起去了。”

  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笑容,南彩衣的意识,似乎有那么一瞬回复了过来,却连看清楚眼前一幕的时间都没有,便立刻消失不见,只是在经过风尘的刹那,手下意识地一动,竟然主动牵起了风尘的手,两个人毫无默契,却又心有灵犀的纵身一跃,一同跨入到了那时间长河之中。

  同一时间,正在天笃学院,监视着冉明一举一动的叶飞絮,似乎突然间感觉到了什么一般,俏丽的面容上陡然浮现出惊恐之色,整个人也化身为一道飞虹,朝着天笃学院的图书院飞掠而去,一秒钟后,便来到了图书院的第四层,风尘和南彩衣方才所在的位置上。

  只是这时候再去看这里,却仅仅只有一本摊开的古籍,平放在地面上,空空落落。

  风尘和南彩衣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

  “可恶,还是差了一点点,他怎么会突然开启时间长河的入口,他才只有三重境初游,就算天赋非凡,这样的修为进入时间长河,根本就是去送死,可恶!”

  叶飞絮神色恍惚的看着那本古籍,能够很清楚的从上面感觉到,属于风尘以及另一人的气息。

  只是这种时候,叶飞絮也根本没有心情,去追究另外一人究竟是谁,她所在乎的,仅仅只是风尘进入时间长河这个事实。

  “这里,就是时间长河吗?”不为人知的某个特殊空间里,因为空间轮转的眩晕感,几乎快要昏过去的风尘,好不容易将头脑清晰后,睁眼一看,便看到了令他有些讶异的一幕。

  并没有什么雄伟壮观的事物,也没有什么连纵万里的长河,在风尘的面前,仅仅只有一条潺潺的小溪,流淌着澄澈溪水,从南边来,往北边去,两头各看不到尽头,似乎根本没有一般。

  小溪两旁是草地树林,灌木和花朵,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甚至让风尘怀疑,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来到时间长河所在地,而是被空间之门,送到另外一个世界,所以才会看到这样的景象。

  “对了,学姐!”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并不是一个人,风尘四下张望,想要找到南彩衣的身影,却一眼就看到了距离他只有三十几米,正缓缓朝着小溪走去的南彩衣,心中稍定。

  不管怎么人,人至少没有出事,至于这里是不是时间长河,可以两个人慢慢去探索。

  想到这里,风尘连忙追了上去,可刚走几步,就察觉到不对劲之处。

  明明只有三十几米的距离,可不论风尘如何奔跑,如何用力,脚下的步伐哪怕如同风驰电掣一般,也根本不能靠近南彩衣分毫,就连一厘米的距离,都没办法缩小,反而越来越远。

  “学姐,你等一等我,学姐,你不要着急!学姐?学姐!”

  既然没办法走近,风尘只好选择用声音去制止,可不论他怎么喊叫,南彩衣却仿佛聋了一样,置若罔闻的继续往前走去,看得风尘一阵绝望。

  哪怕是到了这里,南彩衣依旧没有恢复正常,或许,这里真的是时间长河。

  而造成南彩衣这个模样的始作俑者,也正是这诡异的时间长河。

  :。:

看过《傲世尘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