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天眼炼魂 > 第839章 “绝境”之中打“哑谜”

第839章 “绝境”之中打“哑谜”

  吴勇没有再着急辩解,也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定定地望着兀尨。

  兀尨一脸不解,“小子,看我干吗?人家都已经把你陷进了阵法所形成的次元空间当中了,灭你之意太明显了,你还不赶紧反击!不要看我,我不太方便出手啊,我又不是人类,你们人类内部的矛盾,还是由你们自己来解决吧!”

  吴勇摇了摇头,异样地问道,“兀尨前辈,您就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我的身体?哈!小子,你还是太嫩了,我的身体可是源力融合体,经过我的不断炼化加强之后,即便是皇级高段武者的攻击,也能轻易抗下,这种人类小火焰又岂能伤我……咦?”兀尨突然发现了不对。

  吴勇耸了耸肩,说道,“这种火焰灼烧的可不仅仅是身体!”

  兀尨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火焰?”

  “青冥凤炎!难以熄灭,极阴之火,可汲取生灵的灵魂本源和死灵的阴气本源。”吴勇回答道。

  “哼!想不到你小子还算有些见识,我就是要用青冥凤炎汲取你们的灵魂本源,从你们的灵魂中寻找你们的记忆,来看一看我儿的下落!”燚永生冷哼道,声音来自四面八方,似乎每一团火焰中,都存在着一个燚永生。

  吴勇貌似无奈地说道,“兀尨前辈,看来您不出手都不行了,这种青冥凤炎可相当阴毒,身体防御再强,也架不住这种火焰得灼烧啊!”

  兀尨脸色开始难看起来,勉强哼道,“无所谓!这种火焰再怎么能够灼烧灵魂,也是要仰仗天道,源力融合体最强大的一点,就是能够大幅度削弱天道对己身的影响。青冥凤炎虽然也能略微灼烧我的灵魂本源,但真要伤到我的根本,就现在这种程度的灼烧……给他十年时间吧,还要在我不防御的情况下!”

  到底是真是假,是底气还是牛皮,吴勇分辨不出。不过,对兀尨有效果是肯定的了,否则他也不会这么说。

  “兀尨前辈,这种火焰再微弱,可也正在无耻地汲取您的灵魂本源啊!您那本源可不得了,上古大能的灵魂本源啊——可这老头儿算根鸟毛啊,竟然敢打您的本源的主意,这您能忍?我也不是挑事的人,反正这要换我,肯定是不能忍的!”

  兀尨一头黑线,NM不挑事……这还不叫挑事什么叫挑事啊!

  不过,兀尨打定主意,就是不出手,因为他知道,吴勇耗不起!吴勇的绝对防御究竟能持续多长时间,兀尨也没有一个精确数值,不过残天所说的最多七天倒是真有可能。

  兀尨认可残天的说法,只因为残天是天道缩影!不只是冥渊域的天道缩影,还是吴勇“原产地”兰陵域的天道缩影。若是还是谁能知道吴勇这种手段的底细,恐怕只有残天了。

  “还是你上吧!说实话,我还没见过你真正的战斗水平呢,正好借这个机会瞧一瞧!”兀尨说道。

  吴勇眼睛闪了闪,“原来兀尨前辈是想看我的战斗啊!早说嘛……”

  转头大叫道,

  “燚城主,你不是想知道你儿子的下落嘛,出来一见!”

  “不必了!只要把你的灵魂本源全部汲取,我自然能得到我儿子的下落!”四面八方又响起了燚永生的声音。

  “可你的青冥凤炎对我无效,难道你没发现这种问题吗!”吴勇镇定地说道。

  “哼!我早有所料,知道你小子有些防御手段!但也无妨,你的防御手段绝对无法永远持续下去——你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能量维持这种逆天手段!但我的凝魂爆炎阵却没问题,能量可从迁魂岛源源不断地抽取,我不怕跟你耗时间!只要把你囚禁在这方空间,拖到你的防御手段时效过去,你就是待宰的羔羊!”

  武者最怕什么?最怕漏了底牌啊!

  一旦被对手摸清底细,便可做出针对性地措施。

  就如现在的吴勇,魂持·清风柔香扇的卷裹防御,绝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吴勇也用这招儿忽悠过不少人,当年在地底神殿,甚至都把兀尨给忽悠过去了——可如今,一个君级四重的武者,初次看到吴勇的绝对防御竟然毫不稀奇,竟然淡定地已经想到了如何破解!

  这说明什么?

  说明有人通风报信了!有人把吴勇的绝对防御的底细透露给了燚永生!甚至燚永生别的手段不用,先把吴勇囚入一方次元空间中,恐怕就是针对吴勇的绝对防御而形成的战术!

  吴勇早就有所怀疑,是有人在背后鼓捣着这一切,如此看来,背后黑手距离自己不远啊……

  吴勇叹了口气,说道,“燚城主,让我来猜一猜,是不是有人告诉你,燚无敌被我害了?”

  “是!”燚永生回答得斩钉截铁。

  “你怎么知道那人说的是真的,万一那人是骗你呢?如果你儿子没死呢?”

  “他没必要骗我!一招便能将我制服,我甚至都来不及开启护城大阵,他要杀我,易如反掌!如此高手,骗我能有什么好处?”

  “是啊,如此高手,骗你能有什么好处!”吴勇气哼哼地说道,“可你为什么不反过来想想,如此高手,又何必跑来专门告诉你一声你儿子被人给杀了?他有病啊!”

  “那就不是我需要想的事情了,我只要弄清楚,我儿子究竟是生是死!”

  “那人是怎么告诉你的?你是怎么确定那人所说的凶手,就是我呢?”吴勇问道。

  “那位神秘前辈把你的影像给我看了,说你已经从迁魂岛回到了烈焰城!我发动全城之力寻找你,却未找到,没想到,竟然是你落后了一步,直到现在才回到烈焰城,便立即被我的人发现了!”

  “被你的人发现了?你的人却不动声色,把你给请出来抓我?啧啧啧!亏你还是一城之主呢,手底下可真没什么人才啊,我一个区区将级武者,竟然还要劳烦你这个大城主亲自动手抓我,我是应该感到受宠若惊呢,还是应该对你们烈焰城的人才缺失感到痛心呢!”吴勇撇着嘴说道。

  “哼!幸好我亲自来了,否则,其他人

  还真未必能留得下你——只看你的防御手段,就不是等闲武者能够对付得了的!那位前辈早就提醒了我,说你真实等级并不高,却能依靠秘法达到侯级十重!更可怕的是,有一种绝对防御万法难伤,又会变做裂空神行鸟遁空而行,如果不能第一时间把你囚禁入一方次元空间中,谁都不可能抓得住你!”

  果然!燚永生还没开始战斗呢,上来就先开启了一方烈焰空间,果然是受人指使啊,专门是针对吴勇而设的战术!

  “这位神秘前辈,对我可真是熟悉啊!”吴勇转头看向兀尨,嘻嘻笑道,“兀尨前辈,您有没有一个猜测啊,这会是哪位前辈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啊?自己不出面,却要借他人之手来对付我?”

  “哎呀,这我可就不清楚了!”兀尨笑眯眯地说道,“该不会是残天吧?那家伙对你的怨念很深啊!虽然它被夜姬给封印了,但它还有一部分留在人类世界,想必不会放过你的!”

  “残天啊……如果是残天就好了!我既然能灭它一次,就能灭它第二次!可惜啊……”吴勇长声感叹,“那位神秘前辈必然不会是残天!残天若要对付我,一定会亲自动手,因为它还在觊觎紫凝呢,又岂会借他人之手来灭我!它就不怕紫凝有个三长两短的,直接再次转世?”

  “如果不是残天的话,那可就难猜了!你小子,滑头得很,却偏偏谁的便宜都敢占,谁知道还有多少高手想至你于死地呢!”兀尨笑容不减,意味深长地说道。

  “是啊,是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不知那位神秘前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直接开口就好了,何必来这一套?或者直接来明的,真刀实枪得干上一场,也算他光明磊落!如此行事,实在太有失他的身份了!”吴勇貌似气愤地说道。

  “可能是……他也很为难吧!有些事情,他也有顾虑啊!”

  “他的顾虑该不会是什么协议啊、什么宝珠啊之类的吧?”

  “很有可能哦!”兀尨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如果不是他亲自出手,也不是他指使其他人去做那种事,他只是把一些信息传了出去,那么别人要怎么做,就不能怪他了吧!”

  “唉!想不到啊,想不到!再严密的协议,也有空子可钻啊!”吴勇长吁短叹。

  “喂!你们在说什么呐!”燚永生怒喝道,他实在听不懂这两人的话,明明身处危在旦夕的绝境,却还有心情在那里打“哑谜”,这是对凝魂爆炎阵的无视啊,还是对阵法主持者的无视啊!

  “你闭嘴!”

  “没你说话的份儿!”

  吴勇和兀尨同时爆喝,目标齐指燚永生。

  燚永生听不懂,是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是被人给当“枪”使了,还在那里自以为强大呢!谁在乎他啊!

  吴勇真正在乎的,是谁在背后推动的这件事!经过这一翻言语试探,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兀尨!

  兀尨也几乎已经承认了,就差把自己的名字给说出来了!

  :。:

看过《天眼炼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