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乘鸾 > 656章 偶遇
  杨殊一行四人,住进常家别院,好吃好睡,十分惬意。

  常大公子担心他等不住,第二天又来相陪,说是京郊有几处很好玩的去处。

  杨殊又跟着他玩了好几天,同时,“无意间”被他探了不少话。

  比如,他是玄武山现任掌门长女之子,从小在外祖身边长大。因天分极高,外祖有意培养,甚至动了心想叫他继任。

  但是杨公子对此不感兴趣,找着机会偷溜出来,四处玩耍。

  听说南楚更好玩,他便买了假路引,一路玩到南安来。

  如此玩了几天,常大公子自觉和他混熟了,笑着请他算命。

  杨公子一挥手:“今天我手感不大好,叫多福给你算吧。”

  常大公子犹豫:“这……”

  杨殊说:“你别瞧不上多福,她从小跟在我身边,比那些相师强多了。”

  常大公子心想,也行,丫鬟有没有本事,不就可以看出他有没有本事了?

  多福便摸了卦筒出来,请他摇卦。

  待他倒出卦筒里的铜钱,多福看了一眼,便道:“常大公子上头有位兄长吧?”

  常大公子一惊。这事自家都没什么人知道,别人叫他大公子,都以为他是长子。

  多福说:“每个人的命运,都与其他人息息相关,尤其是亲人。从卦像上看,常大公子命里有一劫,似乎来自上一辈。奇妙的是,这个劫又被化解了,没有应到您的身上。奴婢斗胆猜测,您上头应该有一位兄长,应了这个劫。”

  常大公子默了默,翘起大拇指,真心赞道:“姑娘好生厉害,连这个都看得出来。”

  多福谦虚地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稍通命理,就能算出来。”

  见她算得准,常大公子不禁有几分期待,问道:“姑娘可否再看看,将来我是不是还有别的劫数?”

  多福掐指推算,好一会儿,摇头道:“大公子的命不大好啊!您这运势一路走低,几年后恐有杀身之祸。”

  常大公子听得一愣。

  多福又道:“而且您这运势,与亲人息息相关,祸事应该也来自这方面。大公子最好留意一下,免得……”

  全家遭殃。

  常大公子听出言下之意,默然许久。

  第二天,杨殊出门踏青,在水边遇到了一个和他一样出来游玩的年轻人。

  两人正好顺路,便结伴而行。

  路上,那位荣公子与他谈论路边碑铭刻的诗词,杨殊摆手道:“诗我倒是念过几首,鉴赏还是免了,不会!”

  他说得这么坦率,荣公子很意外。南楚的世家公子,哪怕真的不学无术,在外头也会装一装。

  于是就问:“杨兄不爱念书?家中也不管束?”

  杨殊笑道:“管束什么?我们家学的就不是诗词。”

  “哦?”

  杨殊凑过去,小声道:“我们家学的是算命。”

  “算命?”荣公子的目光有些奇妙,“居然还有学算命的?这我倒是没听说。”

  杨殊笑道:“不信,我给荣兄算一卦如何?”

  “好啊!”荣公子指着路边的亭子,“正好歇歇脚,走这一路也累了。”

  一行人进了亭子,杨殊道:“多福!”

  “是。”多福取出卦筒,将铜钱放进去,推到荣公子面前,“荣公子请掷卦。”

  荣公子拿了那卦筒,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确定是个普通的卦筒,便摇了起来。

  待他倒出里面的铜钱,笑道:“还请杨兄帮忙看看,小弟这命是好还是不好啊!”

  杨殊笑吟吟的,目光瞥过去,却是越看越凝重。

  荣公子见他这样,心里直打鼓。

  这是什么意思?他的命不好吗?

  “多福。”他听这位杨公子唤了一声。

  那丫头应道:“奴婢在。”

  “你看这卦象如何?”

  丫头凝神看了两眼,颤着声音道:“奴婢、奴婢不敢解读。”

  杨殊点点头,收了卦筒与铜钱,说道:“抱歉,荣兄,你这命我是真不敢算,要食言了。”

  荣公子目光闪动,说笑:“杨兄方才是逗小弟的吧?瞧你这样子,必是大家出身,哪有不学诗词学算命的。”

  杨殊却没有反驳他,面上也不见笑容,起身向他施礼:“小弟还有事,不好再陪荣兄游玩,就此告辞。”

  荣公子看着他深揖下去,又叫多福送上自家的美食,才客客气气地带着人走了。

  看着他们主仆离去的背影,荣公子问身边的随从:“他是不是算出来了?”

  这随从面白无须,声音带着古怪的尖锐感,细声细气地回答:“公子何不亲自去问问?奴婢瞧着,这位杨公子确实有几分稀奇。”

  说不敢算,半途抽身,又这么恭敬,真的很古怪。

  杨殊直接回了常家别院。

  才歇了一会儿,那边常大公子带着客人来了。

  杨殊看到常大公子身后的荣公子,吃惊极了:“荣兄?你怎么……”随后想到什么,一副明白了的样子。

  常大公子笑着向他行礼,说道:“我原想介绍杨兄与荣公子认识,没想到你们二位先一步结识了,还真是有缘。”

  杨殊目光微闪,施了礼却没说话。

  常大公子心中更满意几分。他认出荣公子的身份,没有趁机结交,反倒退走,看来确实没有攀附的心思。

  荣公子看他这样,道:“杨兄好像不怎么欢迎小弟啊!”

  杨殊勉强露出笑容:“不是不欢迎,只是觉得,没有资格与荣……荣公子相交。”

  “哦?此话何意?”

  杨殊被他们四只眼睛盯着,似乎一定要个答案。

  他叹了口气,说道:“可否请两位入内一叙?”

  常大公子心知肚明,笑道:“这有何妨?杨兄请。”

  三人进了屋,又将仆从留在外头。

  门一关上,杨殊便躬身施了正礼,压着声音问:“恕小弟无礼,敢问荣兄,可是姓高?”

  另两人对视一眼,常大公子缓缓道:“不错。”

  荣公子又补了一句:“我姓高名荣,先前并非故意欺瞒杨兄,只是不好告之真名。”

  高荣,当今南楚皇帝的名字。

  杨殊再次揖了下去:“小弟料想荣公子姓高,没料到竟然就是……有眼不识泰山,请荣公子不要怪罪。”

看过《乘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