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 > 第八百四十六章 你对她做了什么

第八百四十六章 你对她做了什么

  “你如此看?”白华在冥界没有找到毕方,也没有听到答案,回来听千荣汇报了查了整个魔宫以后的情况,便开口问道。

  对于毕方的行动,千荣无论如何都不敢掉以轻心,遂谨慎地对白华说道:“是。属下认为,毕方尊者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做无用之事的人。他今日来魔宫中,去的地方如此详尽,反而惹人生疑。”

  他的理由说得也正中白华的心怀。白华同毕方作为孪生兄弟,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比父母跟他们相处的时间都要多出好几倍来。他自然是也了解毕方其人的。毕方也确实是如同千荣所说,从来都不会做无谓的行动,只要他出现,必然是有原因有理由的。

  只是,毕方的心思过人,做了什么会完全不留痕迹,自然也不会轻易就让人看出来他想做什么。不光是千荣,就是白华也毫无头绪,不知道毕方这“大驾光临”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且,就算是自己追去了冥界,也是白跑一趟,早已捉不到毕方的踪影了。

  因此,虽然白华不言,但是他的心中已经默默地赞同了千荣说的话了。思来想去,白华的思绪就绕在了余蒙蒙的身上。毕方同自己已经十几万年没有联系了,如今突然见面,也因着余蒙蒙这一契机。若是从此上面来考虑的话,似乎就有些头绪了。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白华认为,毕方来魔界一趟,很有可能是因为余蒙蒙。而真正的余蒙蒙在人间,所以,他能在魔宫中见到的,必然是余蒙蒙曾经俯身过的王后的尸身了。想到此,白华皱眉道:“千荣,毕方可曾去过西殿?”

  “自然是去了的。尊者在短短的时间内,几乎去了所有的地方。”千荣回答了白华的这问句,脑子一闪,跟着似乎也有了些头绪,“陛下,您是猜测……”

  不及他说完,白华又问:“可知他在哪里待得时间最长?”

  “这……”千荣不禁为难了,咽下方才的猜测,回答道:“陛下,事情难就难在此处,尊者无论去了什么地方,所待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这也是最令他头疼的。若是想要做些什么的话,毕竟还是需要时间的。可是,偏偏这人的动作迅速,不论是匀给那一处地方的时间都差不多。

  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白华揉了揉恶心,说道:“既如此,你便下去吧。”

  “是,陛下,那属下便先退下了。”千荣神情也微微懊丧,边拱手,边退出了东殿。白华自己在殿内待着,越想越是不放心。

  毕方定然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否则又为何能自己后脚追去冥界的时候,他前脚就躲开避而不见呢?

  敛袖站起来,白华出了东殿的门。九玲见了立即迎上来,躬身道:“陛下。”

  “九玲,随本君往西殿去看看小公主。”白华吩咐了一声,便往前去了。九玲低眉顺眼,紧紧跟随在其后。

  待到了西殿,白华往余蒙蒙的水晶棺中看过去,只见余蒙蒙光滑洁白的额头上,看着果然隐隐有了七彩花的印记。他还记得那日王后去时,自己就守在她的身边,亲眼看着她的额头上明明什么都没有的,如今却这般诡异地重新出现了这个印记。

  这个印记,究竟是有这什么样的奇特呢?白华的视线定定地凝视着,千头万绪都萦绕在心头上,一时有些看不明白事情的出路在哪里。

  且这具妖体,本应该随着灵魂的消散而彻底消失的,可是就是因为她不会消失,所以自己才找了水晶棺来盛放着她的身体。

  探手入内,白华轻轻地抚摸着那个印记,神色有些缥缈,仿佛回到了曾经和余蒙蒙一起的日子里。那段时间,他是难得的欢乐。可如今,却是物是人非。

  “魔君,不好了。”

  刚才离去的千荣的声音突然破空传来,将白华沉醉的思绪戛然打断。白华转头,还未来得及看清楚千荣的面孔,就有一柄剑铿然指在了眼前,白华连忙斜侧着身子往后躲去。那剑锋就擦着他的脸颊,险险地躲过了。

  “白华,我妹妹的魂魄都已经往生了,你居然还用这等邪术将她的尸身留下来,是何居心?”来人乃是余熙,远远就从那水晶棺材中瞧见了自己妹妹的身形样貌来,怒火中烧,一剑便就刺过来了。千荣在旁,急喊一声,却也来不及阻挡他那迅猛的剑势!

  白华躲过去那一剑,立即伸出手来,“铛”地一声,用二指夹住余熙的剑尖,皱眉沉声道:“你这是做什么?”声音中透着不悦,对余熙这样打断自己,有些抑制不住的恼火。

  “做什么?”余熙俊容上被怒气涨得微微绯红,朝自己的妹妹看过去,屈辱感油然而生,“魔君自己不明白吗?小妹被魔君冷落了将近五百年的时间,好容易得偿心愿,过了两天好日子,岂料,便在魔君的手中夭折了。如今她好歹为你诞下了一女,你如何就这般对她的尸身?”

  面对突如其来的指责,白华蹙眉道:“余熙,你自己也是蛇妖,该明白,若是元灵彻底消灭了的话,尸身无论放在哪里,都应该随着其一样灰飞烟灭才是。如今王后的妖体能好好的留在这里,便说明,她的元神还没有寂灭。”

  “我看魔君是魔怔了不成!”余熙又是冷笑,又是怒气勃勃的,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之前听闻魔界王后寂灭了的时候,余熙不是不想同蛇君一起来。可蛇君料定了他的性子,去了只会给魔君惹事,便就命令禁止他外出,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蛇君竟然用了咒术将余熙给困了整整五个月,直到余熙答应了不会再闹事才放他出来。

  余熙当时心若死灰,想妹妹的后事想必早就已经被魔君打理好了,便就按捺下了自己的思念,忍着不去看妹妹。

  如今,到底是忍耐不住了,心中虽然对魔君是有恨的,可是还是想念自己的小外甥女。妹妹不见了,去看看她的女儿,也是自己这个舅舅应当做的事情。却不想,一进来就看见这一幕!

  :。:

看过《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