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逆神诀 > 第二百零九章 邪虬的立场

第二百零九章 邪虬的立场

  千夜华脸色骤变,叫道:“雪儿!”

  “父皇!”千霜雪嘤了一声,扑倒在他的怀里,父女俩紧紧相拥在了一起。

  众人眼睛一亮,看到千霜雪虽是一身素服,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虽眼有泪痕,却无任何损伤,显见邪虬并没有为难她。

  徐辰顿时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同时也纳闷了起来,暗道:“真是奇怪了,邪虬怎么会救了千姑娘,难道他是来帮我们的吗?可这也不对啊,刚才他一脸凶相,分明是来找我们报无忧宫之仇,怎么又变得如此好心了?”

  再往深处一想,徐辰又紧张起来,当初陌离之所以攻打无忧宫,是为了救晏长生,而这背后就是暗奉了千霜雪的旨意。想必邪虬还不知这其中的关系,不然他哪会有此助人之举。

  徐辰不由得暗自警告自己,千万不要让邪虬知晓了此事,不然这老妖怪翻起脸来,事态就不好控制了。

  欧阳寂师兄弟与羽飞龙一伙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突然大家听到欧阳寂狂喝一声,掌中光芒闪动,一道道毁灭剑光激射而出,对准邪虬斩去。

  邪虬只是将身一扭,背后便飞出一名红衣儿童,迎面撞向了欧阳寂的剑光,两者瞬间湮灭。

  只听邪虬冷笑着说:“你这虫子激动个什么,待本尊也送你一份礼物!”

  他伸手又是朝天一指,顿时空中又落下几具魔族武士的尸体。

  邪虬冷道:“刚才是六个,现在是八个,你派去捉拿千霜雪的这十四个垃圾,我现在全部都还给了你。”

  欧阳寂气得浑身发颤,嘴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邪虬又说:“你有点小聪明,捉了公主后就即刻命手下将她带离青丘,你想把她带到哪去啊?”

  见欧阳寂不答,邪虬笑道:“你不说本尊也知道,你想把她带到你的大军中,只有这样,你才能保证万无一失,对不对?”

  欧阳寂面如死灰,依旧是不作任何回答,可司徒空却是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妖孽,你知道就好,我魔族大军即将进城,识相点现在就乖乖投降,不然大军到时,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哎呀,谁给你的狗胆敢威胁本尊!”邪虬抬手就是一掌,妖气骤然爆发,凝聚出一只巨大的拳头,朝着司徒空轰了过去。

  这一拳威势之猛,岂能是司徒空所能抵挡的了,他连闪避也来不及了。

  不过就在这时,意外的一幕出现了,司徒空面前突地出现惊天一刀,竟然将邪虬的巨大拳头直接毁灭。

  “嘿嘿!”邪虬冷笑道:“羽飞龙,你也敢在本尊面前逞威风!”

  羽飞龙收刀在手,破口大骂:“你个老不死的,竟敢戏弄本王!”

  此刻他醒悟了过来,原来邪虬寻仇是假,这妖尊分明就是来帮千夜华来对付自己的!

  “你这小屁孩,敢骂起本尊来了。”邪虬突然又笑了起来,说:“先不要激动,本尊也有一份大礼送给你,你看了后再作定夺也不迟。”

  这一次,不待邪虬朝天一指,在场之人都把目光

  齐齐投向了高空。

  “哗啦啦!”天空中黑压压一片,无数东西落了下来,全都是尸体,它们当中有魔族的将士,也有妖怪的尸骸,现场竟像是下了一场尸雨,到处弥漫着令人恶心到要吐的腥臭味。

  看到这诡异的场景,徐辰懵了,事情的发展一再超出他的想像之外,他根本搞不明白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他已经明白,自己不用再紧张了,无论邪虬做了些什么手脚,这老妖怪都站到了羽飞龙的对立面。

  他不禁把眼瞧向了千霜雪,却正好看到对方在看着自己,四目交织在一起,徐辰顿时脸红的像被开水烫过了一般,他赶紧低下了头,却发觉自己的心跳的是那么的快。

  “爹,他们,他们是孩儿……带来的手下!”一直没有吭声的羽非人突然大叫了起来,他看着脚下成堆的尸体,竟似看到了鬼一般。

  “没错!”邪虬不无得意地说:“你们为了当妖族的一把手,可说是煞费苦心,可惜啊,全都给本尊搅黄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徐辰也和羽非人一样叫了起来,到现在他还觉得自己在做梦,在他眼中那么邪恶,那么凶残的邪虬居然主动出手帮千夜华清除乱臣贼子,这和他以前认识的邪虬完全像是两个不同的人所做的事。

  “小子,你还没反应过来吗?”邪虬摇头晃脑地说:“皇宫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就是睡死的猪也要给吵醒了,为什么到现在只有你们几个在护驾,难道那些卫士都死绝了吗?”

  “是啊,那些卫士了,难道被这伙叛贼给杀了?”

  “全杀了?”邪虬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真要是都杀了,那岂不是热闹非凡,全城一下子知晓了羽飞龙的阴谋,他还有什么本事造反?”

  “那卫士们了,他们跑哪去了?”徐辰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没跑那里去,他们现在就躺在你身边。”

  “是你杀了他们?”

  “当然,这些家伙被羽飞龙收买了,就等着他一声令下,而后诛杀先帝,拥立新君登位。你说他们该不该杀?”

  “当然该杀!我说怎么感觉来到了荒郊野外一样,半天都看不到几个人。”徐辰笑的合不拢嘴,没想到邪虬在现身之前居然做了这么多事,这太令人惊喜了。

  羽飞龙狂叫了起来:“老不死的,本王与你无怨无仇,这些家伙却是毁了你无忧宫的罪魁祸首,你怎么能帮他们不帮本王?”

  邪虬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小屁孩,你知道当年为何本尊要请你们父子俩赴宴的原因吗?”

  “什么原因,本王当时又没得罪你,还给送了厚礼!”

  “本尊与你父亲从无过节!”说到这里,邪虬突然提高了嗓门,正色说道:“本尊之所以请你父亲赴宴,是缘于对他的敬重!想当年你父亲为捍卫我妖族的荣誉以一己之力对抗三位魔君,即使是力竭身亡,他也是以勇士的姿态屹立不倒!”

  这番话把羽飞龙说的满脸通红,那些与幼时与父亲相处的时光,突然

  在脑中闪现,一时之间,他羞愧地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向邪虬。

  徐辰也是听后内心一震,他万万没想到暴虐冷血的邪虬居然也有心目中所敬重的人,更没想到羽飞龙的父亲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眼中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敬意。

  邪虬又道:“同你父亲的交情相比,千夜华与本尊形同路人一般,你想谋朝篡位,我本来也懒得管。因为对本尊来说,谁当皇帝,只要不损害本尊的利益,我都不会过问!”

  羽飞龙厉声叫道:“你明知我登基以后会对你不薄,为何今天还要插手此事?”

  “你岂能勾结外人来实现自己的野心!本尊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叛徒,魔族与你有杀父之仇,你这小屁孩却甘心在他们的淫威之下当儿皇帝,将来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你的父亲!”

  这浩然正气的话从邪虬嘴里说出,确实令在场之人大感意外,可徐辰仔细一想后又觉得是极其自然的事,试问世间又有几人愿意看到自己的种族一蹶不振,任由异族欺凌了?

  他不禁想道:“我虽看不惯邪虬做的诸多恶事,但今天就凭他这一举动,我也要放下心中恩怨,与他并肩作战,将羽贼绳之以法后再作理会。”

  此刻羽飞龙那张老脸是涨得青一片白一片,心里是又愧又急,一时之间彷徨起来,竟不知是否还继续造反下去。

  欧阳寂顿时看出羽飞龙萌生退意,急忙上前说道:“王爷,别给他们吓着了,有我大魔族为你撑腰,他们所做的一切只能是螳臂当车,翻不起浪来。”

  邪虬听到后大怒,手指着欧阳寂喝道:“若无你这虫子撺掇,羽飞龙岂会做出这等认贼作父之事,本尊今日岂能轻饶了你!”

  眼看邪虬就要动手,欧阳寂哈哈大笑,说:“妖孽休要猖狂,你以为你们赢定了吗?实话告诉你,我大魔族的杀手锏还没有使出来了。”

  一听到此话,羽飞龙像是捞到根救命稻草一般,紧抓着欧阳寂的手说道:“欧阳大人,你有何杀手锏,还不快给本王使出来!”

  邪虬却是噗笑出声:“呵呵,死到临头了,还敢以谎言来威胁本尊!”

  欧阳寂阴笑不已,他突然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先前罗里吧嗦的讲了半天,全都是为了拖延时间,是不是?”

  邪虬轻蔑地瞧了他一眼,而后点了点头。

  “你拖延时间是为了给守城的军队报信,通知他们来皇宫我们,现在你目的达到了,所以才撕破了脸皮,是不是?”欧阳寂又问了一句。

  “你现在才看出来已经晚了。”

  “根本没什么晚不晚的问题,因为他们就算来了也是送死的货。”

  “好大的口气,就你这熊样,居然敢妄想在本尊面前表演以一挡千的精彩大戏吗?”

  “你太抬举我了,我可没有这样的本事。我只想告诉你们,现在投降还来得及,至于你这个妖孽,说不定能保留一具全尸。”

  听到这里,徐辰不由眼睛一紧,他突然间发现欧阳寂这份自信心似乎不是装出来的。

  :。:

看过《逆神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