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文娱复兴 > 第459章 结束,开炮

第459章 结束,开炮

  第459章

  “刚刚1个小时。”

  余林生看了一眼时间佩服的说道:“这林尘真的是太厉害了,在众人观影有点劳累的时候突然来这么一个小插曲。”

  “是的,看看众人的反应就知道了。”

  一旁的美玲也是低声说道:“林尘太厉害了。”

  其它导演这个时候也都是稍稍坐直了身子。

  这部《让子弹飞》的拍摄手法、剧情走向有那么一点反常规了。

  甚至是接下来的剧情让人猜不透。

  六子说死就死。

  前脚鸿门宴张麻子和黄四郎已经仿佛是冰释前嫌了,结果后脚黄四郎就派胡万去杀县长。

  对,胡万是假死。

  可是紧接着胡万就被张麻子干掉了。

  总之呢,一切都是让你想不明白到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不,老二和老三来找花姐,黄四郎眨眼就来了。

  一场冲突也是差点起来了。

  画面一转,张麻子的兄弟开始各种的扮相,全都是脸上抹着红啊,绿的。

  师爷的脸色是一副懵逼的神情。

  “去哪啊这是,怎么还扮上了?”

  师爷,也就是马邦德有点着急的说道:“不是要跑吧。”

  “你去不去?我们去发钱。”

  张麻子笑着说道。

  “糟践东西,不去。”

  “不去是吧。”

  “不去。”

  “那我告诉你,我这次去,可能回得来,也可能回不来,我要是回来,你就跟我跑,我要是回不来,你就自己跑。”

  张麻子沉吟片刻,然后朝着师爷说道。

  “去…去哪啊?不是发钱吗??”

  师爷不解的问道。

  “是发钱,还有,半夜的时候可能有人来找你,他要找你聊什么你就聊什么,他怎么聊,你就怎么聊,但是,要慢,要沉住气,越慢越好。”

  张麻子说完这句话后,画面一转。

  “你亲眼看见了?”

  “我亲眼看见了。”

  “你亲眼看见县长亲自带队出发?”

  “我亲眼看见了。”

  “你亲眼看见县长带队出发去发钱?”

  “我亲眼看见了。”

  “他戴的几筒?”

  “九筒。”

  “好极了,今晚不抢钱,杀人。”

  “杀谁?”

  “杀九筒的县长。”

  “杀县长不用戴面具,您等着验尸吧。”

  “回来,全给我戴上,麻匪火拼,县长暴死,听着多么的顺耳。”

  ……

  黄四郎和胡千两人的对话也是节奏稍快。

  接下来又是他妈的搞笑时刻到来。

  胡千看到领头的戴了九筒,所以全都换成四筒。

  这边张麻子也是开始换面具。

  双方一碰头,结果懵逼了。

  全他妈的是四筒。

  ……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他妈的怎么打。”

  “尼玛,这接下来准备怎么演???”

  “我倒是期待了啊,哈哈,全让张麻子猜到了,黄四郎竟然真的找师爷了。”

  ……

  影厅里再次响起了笑声。

  接下来胡千报道,城里麻匪火拼,死了6个人,但是他们的人安然无恙。

  这让黄四郎是相当的高兴,他拉着师爷来到了出事地点,然后笑道:“师爷,请。”

  马邦德不敢动。

  “或许是你的恩人呢。”

  黄四郎笑着说道。

  马邦德拍马屁说道:“您才是我的恩人。”

  一句话让黄四郎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既然我是你的恩人,那就听恩人的话揭开看看,去吧,来,照上,照上。”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马邦德大叫了起来。

  这时黄四郎走近一看也是尖叫了起来:“胡万!!怎么会是胡万???”

  ……

  这个情节大部分人都是没有猜到。

  “我靠,太他妈厉害了啊。”

  “这张麻子厉害啊。”

  “靠,这样算是成功的把黄四郎给算计了吧。”

  “是的,确实是成功算计到了。”

  ……

  因为胡万的事让黄四郎不得表示:“三天之后我一定给县长一个惊喜。”

  “汤师爷,他是胡万的恩人,现在又成了你的恩人,你给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

  “这还用翻译。”

  “我让你翻译给我听,什么叫惊喜。”

  “不用翻译,就是惊惊喜啊。”

  张麻子一个劲的逼着马邦德翻译什么叫惊喜。

  “翻译给我听,什么叫惊喜,什么他妈的叫惊喜,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惊喜。”

  张麻子指着马邦德大声说道。

  “什么他妈的叫惊喜啊。”

  马邦德也是把目光望向了黄四郎。

  “惊喜就是三天之后我出一百八十万给你们出城剿匪,接上我的腿。”

  黄四郎大声说道:“明白了吗?”

  “这就是惊喜啊。”

  马邦德也是忙说道。

  “翻译翻译。”

  可是张麻子这一句话直接让黄四郎和马邦德两人的表情楞住了。

  还他妈翻译?

  张麻子的人也都乐了。

  ……

  不止电影里的众人乐了,就是影厅里的众人也都乐了。

  “哈哈,太有意思了。”

  美玲笑着说道:“这一段好搞笑,感觉张麻子好二啊。”

  “二吗???”

  余林生却是微微摇头说道:“他这是故意的,他要让老汤在他跟黄四郎中间只能选一个人,墙头草要不得。”

  接下来,张麻子拍老二去青石岭接应他们。

  在张麻子看来事已经办了七成了。

  接下来则是跟马邦德解释了一下。

  尸体就埋在哪,事就出在哪,事出在哪,黄四郎就在哪里出现。

  一切天衣无缝。

  “我姓张,字牧之。”

  张麻子朝着师爷说道:“从讲武堂出来,我追随过松坡将军,给他做过手枪队长,后来庐州会战,将军负了伤,再后来,将军死在了日本,我回来了,碰上军阀混战,天下大乱,我只得浪迹江湖,落草为寇,牧之,也被叫成了麻子,人们不愿意相信一个土匪的名字叫牧之,人们愿意相信一个土匪的名字叫麻子,人们更愿意相信他的脸上应该长着麻子。”

  这翻话也是让师爷感叹了一翻,他说道:“人可真是够草蛋的,我的故事却是这样……”

  “那年,我也十七岁,她也十七岁。”

  “停,我不愿意听你的故事。”

  “哎哎哎,我一般不愿意跟人说心理话,这都到跟边了,你不能让我咽回去吧。”

  “咽回去吧,因为你说出来也是假的,你是个骗子。”

  ……

  这两人的对话也是让大家给乐了。

  果然,师爷就是一个大骗子啊。

  剧情继续,黄四郎拿着地雷和假麻子一起计划着怎么炸。

  花姐则是找到张麻子,表示自己也要当土匪。

  紧接着胡千向黄四郎禀告县长是假的。

  这里依旧是笑点满满。

  拿着马邦德的照片时,张麻子硬说是自己的。

  然后马邦德表示这我外甥。

  张麻子顺势喊了一声三舅。

  简直就是完美。

  剿匪开始了。

  节奏再一次的加快。

  剿匪的誓师大会也是一大笑点。

  先是黄四郎表示前边51任县长全是王八蛋,畜生,寄生虫。

  当然,真正的笑点则是师爷的那一翻话。

  “你们想想,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所以,没有麻匪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

  这一句话影厅的人全部爆笑。

  “哈哈哈,师爷这他妈的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啊。”

  “笑死了,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给劫了。”

  “师爷这他妈的真牛逼,直接把假话全说出来了。”

  “哈哈哈,笑的鸟都没有了。”

  ……

  在笑过之后,接下来则是再一次的迎来了激烈的反弹。

  老二死了。

  假张麻子把老二弄死了。

  同时,师爷也死了。

  师爷死之前表示让张麻子千万不要回鹅城,弄不过黄四郎。

  不过张麻子却是依旧回了鹅城。

  一套又一套的手段全都用了出来。

  枪在手,跟我走。

  杀四郎,抢碉楼。

  可惜的是别管他们怎么喊都没有人响应。

  除了鹅之外,没有人了。

  紧接着一遍又一遍的喊出来,本来人都出来了,可惜的是依旧没有人跟着。

  张麻子表示:“明白了,谁赢他们帮谁。”

  于是直接打起了铁门。

  ……

  接下来的剧情也可以说是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

  替身。

  直接用替身当成了真的。

  那么也就代表着真的黄四郎变成了替身。

  事就这么解决了。

  真真假假真真。

  无数的人冲进了碉楼拿自己的东西。

  事就这么解决了。

  真的黄四郎也是被炸了。

  但是张麻子的兄弟却表示要走了,要去大城市,上海。

  最终只剩下了张麻子一个人。

  他骑着马慢慢的走着。

  这时后边响起了声音。

  依旧是送别那首歌。

  “老三,去上海还是浦东?”

  “老三,去浦东还是上海?”

  “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

  结果火车后边一闪而逝的竟然是汤师爷。

  这让张麻子也是神情一边,然后紧紧的跟了过去。

  ……

  结束了。

  但是电影院里的很多人却是有点懵逼。

  “最后是什么意思?那是师爷???”

  “不是吧,是黄四郎吧,难道说黄四郎没死????”

  “汗一个,你别说,说不定啊,黄四郎真的没有死啊。”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尼玛,毕竟师爷是真死了。”

  “难道师爷也是假的???”

  ……

  影厅里的众人都是讨论个没完没了,这时,电影院的灯也亮了。

  掌声自发的响了起来。

  林尘这时走到了前方,朝着大家说道:“感谢大家前来观看《让子弹飞》,谢谢大家,回去之后也希望大家可以中立的进行宣传一下。”

  这句话再一次的引得大家的掌声。

  “对了,再说一下。”

  林尘突然说道:“其实这部电影也是代表了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想法,那就是正如张麻子所说,要站着,还要把钱挣了,这也是我一直想说的话,我们这几年电影市场发展略显迅速,同时各种手段也是层出不穷,有些电影甚至是连抄袭都用上了,为了获得短期的利益却不惜损害电影市场的长期发展,这是不对的。”

  这翻话,其它一些导演也都是认可。

  吕伟也罢,东方明也好,甚至是洛青,这些导演都是有着自己的追求,他们可以各凭手段的为自己的电影造势,宣传。

  但是他们却并不会真的拍摄烂片然后圈热度。

  这两年,导演圈里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

  之前吕伟也是炮轰过。

  因此,林尘说的这翻话也是获得了大家的认同。

  李小曼倒是略显不屑。

  她认为任何手段都不重要,只要能够成功就行。

  就像她所谓的替女人发声之类的其实也是一种手段而已。

  如果她可以拍摄其它的电影,那么她也早拍摄了。

  不就是拍摄商业片没拍摄好嘛。

  可是舞台上的林尘紧接着却是说道:“因此,电影这一块同样如此,大家可以各施手段,但请保持一个电影人的尊严,所谓的一跪求排片希望永远不要再用到。”

  轰!!!

  这翻话一说出来,坐在前排的几个导演却是楞住了。

  “我靠,这林尘说的是李小曼啊。”

  “汗,肯定是李小曼啊,当时只有她在跪下排片呢。”

  “没错,确实是李小曼。”

  “合着在这等着呢???”

  “我去,林尘厉害了啊,直接就差点名说李小曼了啊。”

  ……

  不止业内导演,这个时候一些媒体记者也是激动了起来。

  大新闻啊。

  尼玛。

  合着林尘在这等着呢。

  李小曼的脸色却是已经阴沉了起来。

  “小曼,我看这林尘说的就是你啊。”

  赵小璐也是脸色略带不好的说道。

  “走,我们走了。”

  李小曼说着直接站了起来:“无趣。”

  外边,有不少的媒体记者在采访着。

  “出来了。”

  突然有人看到李小曼出来了,也是急忙迎了上去:“李导,您觉得《让子弹飞》这部电影如何?”

  “挺好的。”

  李小曼脸上露出笑意:“不过林导一直以来拍摄电影最大的问题就是女性,在我看来,电影里却是根本不把女性当人看导,呵呵,他的直男癌属性还真的是一直都在啊。”

  说完这句话,李小曼直接离开了。

  倒是一众媒体在外边有点诧异。

  这是啥意思?

  这是要撕逼?

  还是要开炮啊。

看过《文娱复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