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下山虎 > 第0473章 再次出手

第0473章 再次出手

  吕婷婷心怀激动的走进商场里,进入电梯,然后直达二楼的咖啡厅,她出来的急并没拿包,如果后背上背着个双肩包配上她扭捏的步伐,一定会更让人心驰神往。

  她出现咖啡厅门口的时候,刘飞阳仍旧没有注意,看着窗外,欣赏的不是海连市最繁华街道的万家灯火、亦不是这座标榜为浪漫之都的男欢女爱气息,无外乎,惠北的那一团乱麻。

  吕婷婷看到他,脸上的红晕更浓了几分,一步一步的走来,心里想说:傻子,在这里等女孩却心不在焉,可这话在心里想想就飘散如烟了,她走到刘飞阳对面,缓缓坐下来。

  这时刘飞阳才回过神,看她的模样,顿时笑道“打扰你了?”

  “没有没有…”

  吕婷婷连连摆手,她嘴不笨,想当初在国外兼修服装设计的时候,因为一个方案能与国外友人讨论到昏天黑地,并最终说服,她只是不知道该与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男子说什么,用什么口气。

  “喝点什么?”刘飞阳又问道。

  “拿铁吧…”吕婷婷简洁回道。

  刘飞阳叫了服务生,告诉他要两杯,随后转头把放在椅子上的包拿出来,递过去“上一次见面比较仓促,也没坐下来一起喝杯咖啡,交个朋友,这个送给,算是补上咱们第一次的见面礼…”

  “谢谢…”

  她在国外生活过几年,已经有了些外国人的习性,不推辞也不做作,欢喜的接过来,当着刘飞阳的面给打开,拎在手中看了看“漂亮,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颜色、款式之类的我不大懂,只是凭感觉买的…”刘飞阳想直点主题,可这样太过急功近利,只能把话憋回去,他已经把电话关机,不想有任何事情打扰,惠北的情况再乱也不过于现在这样,不能更糟糕。

  “你的感觉很对哦…”吕婷婷眨了眨眼,激动道有些难以自持,多巴胺的快速分泌,让她话匣子打开“你都给我礼物了,我没有礼物给你,岂不是很丢脸?”

  “可以下次见面补上,不过说好了,我这人很挑剔,一般的礼物看不上…”刘飞阳无关痛痒的开了句玩笑。

  “放心吧,我会拿出个你想象不到的,给你个惊喜!”

  如果是别人,吕婷婷可能不会问,甚至懒得问,但她发现刘飞阳眉眼间有一丝愁容,可能是睡眠不足,又或是有什么烦心事,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问道“你来海连是不是有什么事?”

  被她主动问出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倒不是矫情,而是这话应该自己说出口,没有否认“确实,生意上遇到点小麻烦,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喝咖啡…”

  他说完,抬手把一袋糖倒进咖啡里。

  刘飞阳之所以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还是有些放不下心中执念,有些事能想到,但是真正做起来会发现很艰难。

  他只是个在村里被逼到无家可归出来讨生活的人,走到今天这步,有人说机缘巧合,也有人说是贵人相助,但都不能否认他给曹武庙看过食杂店,在一个小县城的小酒吧当过领班,拆迁的时候用躯体与势力硬夯过…

  他身上在别人眼中的诟病,只是走的太快。

  也正是因为走的太快,才会有今天这样结局,可也正是这样,他还没完全褪去一身质朴,或许也算是在吕婷婷眼中,他与那些口蜜腹剑的公子哥的区别之处。

  关系是用岁月沉淀,他觉得,利用现在吕婷婷的一腔热血说出来,自己也成了活脱脱的小人。

  吕婷婷也没问,着急的拿起一袋奶“喝拿铁不能加糖,要加牛奶,这样味道才会正宗…”

  她说着,把自己手里的牛奶倒入自己咖啡杯里,然后与刘飞阳的咖啡调换。

  刘飞阳还是没能把话说出口,心里想着,明天开始跑风投公司,如果真的有人投资,那么皆大欢喜,自己与吕婷婷之间还能维系友情,一旦掺杂交易友情就会变质,如果没人投资,就把吕婷婷放在最后一击。

  两人聊着,吕婷婷滔滔不觉得讲着在国外的趣事,她是个专业的旅行家,也是个优秀的行者,曾经徒步沿着公路走了三百多公里到达心仪的地方,也架势越野车与两三个朋友穿过绵长无垠的无人区。

  等两人吧咖啡喝完,再回首望去这条最繁华的街道已经没有几人,咖啡厅里也只剩下他们二人,店员坐在吧台上昏昏欲睡,显然等着他们离开就要打烊。

  两人也不停留,走出咖啡厅,走在路灯下昏黄的街道上。

  “你知道扎索金斯的沉船湾么?”吕婷婷走在旁边,声音有些低落。

  这个地方刘飞阳还真没听说过,转过头看着她。

  吕婷婷也不抬头,盯着自己的鞋子,可能感觉他在身边自己不会摔倒“那是一个非常浪漫的地方,海比这里的要清澈,是蔚蓝色的,我有几次想去,机票都已经订好,可最终都放弃了,因为我想和我最爱的人一起去…”

  “你可以把蜜月旅行定在那里”刘飞阳轻声回道。

  “可要嫁给的人,未必是自己最爱的人啊?”吕婷婷声音越来越低沉“有些感觉离得越近就会觉得越遥不可及,让人觉得不真实,其实我还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找一个爱我的人,爱到山盟海誓的那种,最后我狠心把他甩掉,让他哭,我也哭,这个已经达成了,另外是找一个我爱的人,我很爱很爱他的那种,甚至我能为了他去自杀,突然间有一天,他消失在我的世界,让我茫然失措,让我绝望…”

  “厄…”刘飞阳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拐到这个话题,他没有想这妮子是不是心里有病,无语的笑道“你们城里人玩的真埋汰…”

  “哈哈,人生不由己,死不由己,在这生死之间总得干点什么,各种风景都看看,各种感觉都的经历”吕婷婷终于抬起头,看到那辆法拉利就在不远方,转头盯着刘飞阳的面庞“呼…憋在心里已久的话说出来,真舒服…好了,现在抡倒你了!”

  “我?”

  “对啊,我不相信曾经连我电话号都懒得记的人,会主动来找我,还送我包,你肯定是有事!”她一脸傲娇道。

  这次刘飞阳没推辞,抬手从包里拿出计划书递过去“希望这个转交给叔叔…”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走了”

  她说完,风风火火的坐上车,张扬的打开阀门,一脚油门轰出去。

  刘飞阳站在原地,盯着那车,直到车尾灯消失不见。

  其实吕婷婷说的他能听明白,但不怎么理解,可能这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与他的去呗,思想存在差距,吕婷婷的想法放在村里会有人毫不犹豫的抡个嘴巴,还看风景?上山采蘑菇时候顺便看了,还要甩人?找个差不多的结婚过吧。

  她开着车,目视前方的狂奔,轰鸣声越大才能越感刺激。

  但她并没走出多远就把车停到路边,瞟了眼计划书,也不知为何,眼泪缓缓掉落,原本今天见到刘飞阳是很欢喜的一件事,现在的她竟然感觉到悲情。

  先是一滴一滴的掉,然后泪流入柱,最后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

  ……

  钱书德并没等待多久,第二天就对刘飞阳开始发出攻击,毕竟全市的眼睛都盯在上面,他的地位,所能调动的资源,根本不是孙红文可以比拟的。

  体育场的地已经进入动工前的准备工作,这两天已经还是有各种运送材料的车进入,再有几天,应该就能继续去年未完成的工作。

  钱书德并没在工人、原材料上动手,而是继续制造影响。

  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感受的到,这是最致命的。

  原来的体育场主席台下面是办公室,在拆迁的时候只把上半部给拆掉,下半部分的办公室,当成现在的办公室。

  很大,一进门就是沙盘,立体展示了整个小区的效果,上面花花草草风景宜人,虽说整个小区不大,但走的是高档路线。

  正式的售楼处还在建设,只能在这里进行临时讲解。

  以往都是三三两两的散客过来看看,今天却迎来了一大批有购房需求的,二十几位,把沙盘围成一圈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咯吱…”正对面的办公房门被人推开。

  最先走出来的并不是工作人员,却也身穿制服,只不过这个制服明显与寻常不同,显得严谨、考究。

  “银行的人?”有人看着他们,不禁发出疑问。

  “不想,看着像是房管局的衣服…”有人附和。

  “是不是抵押的问题…”

  “这里到底能不能办房产证?不会烂尾吧…这两年开发商跑路的不少!”

  他们的议论都听在洪灿辉耳中,可没办法解释,只能跟着几人的脚步,把这些人先给送走,换句话说:假如他说这些人是银行的,但是什么重要问题都没提,只是坐这喝杯茶,有人相信么?

  没人相信!

  洪灿辉把他们送上车,看着他们离开,等转过头时,大厅里面的议论声已经此起彼伏。

  说他们要跑路?说这里无法办理房产证…

看过《下山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