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仙魔大红楼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绝世,三公六侯!

第五百三十二章 绝世,三公六侯!

  对于宝玉的询问,水勿语只是神秘的笑,两人饮酒畅谈,没多久,一叶金舟就到了金陵。

  出乎宝玉的预料,他的归来,并没有帝王迎接,也没有千官随行,而是简简单单的,就这样到了大观园的上空。

  可是,突然间……

  “今,我大周肱骨贾宝玉归来,得中三元骄子首席,封一等安国公,世袭罔替,另加封一品,为正二品吏部尚书!”

  “今,我大周肱骨薛道衡归来,得中三元骄子次席,封一等安国侯,世袭罔替,加封吏部侍郎,从三品!”

  “今,我大周肱骨步常仃归来,得中三元骄子次席,封一等镇国侯,世袭罔替,加封护殿金甲,金甲传家,代代不离!”

  连续三个封赏荡漾金陵满城,又是金钟大鼓,扬扬传去了整个大周……

  “一门三公?”

  哪怕宝玉有了心理准备,那也忍不住愕然了,。

  一门三国公,可是连《盛唐天下志》里面都没有记载过的事情!

  薛道衡更是激动得眉毛和眼角直跳,他得了一等安国侯,又是世袭罔替,薛家的门楣算是立起来了,而且一立,特么的就是顶尖!

  步常仃以为自己没什么感觉,侠客文人嘛,从来不在乎爵位,可是,他伸手接了皇城内射来的黄金大甲,手掌就根本停不下来了。

  他抚摸黄金大甲光滑、冰冷的表面,眼睛里都带了迷离的神彩——

  漂亮啊!威武啊!穿这套行头出去,谁敢挡着他行侠仗义?

  …

  一叶金舟落下地面,正好落在大观楼的门前,宝玉谁也不理,径直去找林妹妹……

  “夫人!”

  他上了大观楼,叫了一声,推开门。

  这边还脱着黑狐大氅呢,手掌一顿,立马讪笑着,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快步往前走着请安:“老祖宗、父亲、母亲,宝玉回来了。”

  屋里好大的一片人,别个也就算了,贾母、贾政,还有王夫人,他可不能当是没看见。

  按理说,得是老祖宗先搂着宝玉来句‘心肝儿肉疼’,可是这一次,王夫人僭越了,先是快走了几步,一把把宝玉搂在了怀里。她才不管宝玉得了多大的好处,也不管宝玉在外面闯下多大的名头,看见黑狐大氅上的破烂窟窿,眼泪哗的一下落了下来……

  “我的儿!”

  王夫人痛哭着抚摸黑狐大氅的破口,拗骂道:“不出去了!以后再也不出去了!黑狐大氅都破成这个样子,你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没,是自己不小心弄破了,母亲不要担心。”

  宝玉睁着眼说瞎话。

  他一边安慰王夫人,一边搭手把了脉,见脉象稳定,心里也就安心。

  药王孙思邈下力了不少,王夫人的旧伤,已经接近痊愈……

  接下来,贾母、贾政都过来安抚了两句,贾母自然是和王夫人一样的态度,女眷嘛,柔弱的心儿,总要比男人软了不少。

  贾政上下打量了宝玉很久,简简单单的说了句‘不错’,就和贾母告辞出去。他刚出门,眼睛唰的一下通红,脚下加紧了几步,下了楼……

  “明个府里给你接风,要邀了陛下和文武同僚,你准备一下,不要丢了府上的脸面。”

  贾政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强压平静的声音里带着的一点梗塞,宝玉点了点头,嘴角又扯起笑。

  他应了一声,又陷进了大观园的脂粉堆里……

  天色近了黄昏,贾母和王夫人早就离开,剩下宝玉和林妹妹。

  俗话说久别胜新婚,宝玉也没急色,搂着林妹妹,在软塌上小声的说着话。

  林妹妹是个贤淑的,怕宝玉不开心,给宝玉揉着肩膀道:“你们做男人的总是死要脸面,您是,公公也是。”

  “我知道,贾政,嗯,父亲,他明着和我不太亲近,其实最疼我不过。这些年为了贾府,他撑得很苦。”

  宝玉知道贾政的好,不说别的,单是贾政忍了几十年的‘迂腐糊涂’的骂名,就不是一个坚毅能够解释的。

  只能说,贾政是荣国府的当家,是为人子、为人夫以及为人父,为了满门的安危,他才有毅力忍受了一切……

  “妾身可不敢编排公公的不是,妾身是说夫君您呢!”

  林妹妹把自己缩进宝玉的怀里,娇嗔道:“您的伤势妾身知道,不也是也藏着掖着没和婆婆讲吗?不过还好,咱们贾府啊,现在是三公六侯,什么都不怕了。”

  “三公六侯?”

  宝玉纳闷了,荣国公、宁国公还有他的安国公,这三公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六侯又是从何讲起?

  林妹妹的丹凤眼笑得好像月牙一样,娇声道:“您是封公,不是加爵,所以侯爷的爵位还在呢,将来要留给你的次子,没次子的话,就传给环哥儿……

  还有步常仃的镇国侯、李秋水的百花侯、方思民的化外侯、焦大老爷的神刀侯,最后还有个让您会大欢喜的。”

  “这已经够惊喜的了,那么多侯爷,溶哥儿就不怕我抢了他的位子?”

  宝玉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一门三国公啊,还有六个侯爷,这些侯爷,可都是他的体己人。

  他轻笑道:“还有谁?是申哥儿?按理说,也该给乐阳家一点好处了。”

  “这话说的没错,所以,还真的给了乐阳家。”

  林妹妹嫣然一笑:“吟哥儿说您刚回来,他就不吵您了,这个护国一等侯,他也愧受了。”

  吟哥儿活了?

  宝玉一下子跳起来,急匆匆的往外走……

  “夫君,他说今个不吵您了。”

  林妹妹娇嗔起来。

  宝玉一拍脸颊,他太激动了,回过头,自然什么都不要说。

  说什么?这时候解释他太激动了?傻子才这样做!

  只有扑上去,好生战林妹妹几百个七进七出……

  …

  一夜春光,自然是无限美好,在南宁国宝玉没这么安稳过,睡得无比香甜。

  就在月上中天的时候,一道窈窕的身影进了屋子,蹑手蹑脚的,却又好像身躯发软,捧了黑狐大氅出去,还在大观楼的外面摔了一跤……

  “夫君……”

  睡梦中,林妹妹娇憨的唤了一声,宝玉睁开眼睛,看见外面大亮,就小心翼翼的坐起来。

  他把林妹妹的手从大腿边拿开,笑吟吟的亲了下林妹妹的额头,坐起来,些许的响动,立马吵着了隔间候着的麝月。

  麝月走出来,伺候宝玉洗刷,又端了一直小火慢煲的银耳莲子粥。宝玉喝了,左右看看,笑问道:“怎么不见晴雯那个叽叽喳喳的丫头?”

  “回二爷,晴雯姐姐前些日子想突破妖将的实力,哪知道没成,受了点伤,她告假了。您放心,伤势不重。”

  “那袭人呢?”

  “这个奴婢不清楚,一大早匆匆忙忙的出去了。”

  宝玉点了点头,没当回事,现在的贾府,大周还没几个人有胆子招惹。

  他这边活动着身子,突然有人扯开了一点门缝,偷偷摸摸的往床榻上瞧……

  “袭人,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古灵精怪了?”

  宝玉把袭人扯进来,已经给床榻用了才气隔音,不怕吵着林妹妹。

  袭人刚刚进屋,立马把手里的东西往身后藏,可惜东西太大,她根本藏不住……

  “黑狐大氅?”

  宝玉的眼睛一眯,扯过来扬开看了,只见黑狐大氅完整如新,上面的破口全部修复,连修复的痕迹都看不出来。

  “怎么回事?”

  宝玉的脑袋一懵,声音有点冷。

  袭人缩着手,讪笑回道:“没什么,您今个要见好多大人物呢,不能丢了脸面,所以姐妹们拿了老祖宗赐给的相思雀的羽毛,给您把大氅织补好了。”

  袭人是个贤惠的,平日里不说谎话,她一缩了手,又缩了肩膀,宝玉就觉得不对,脑子里的思绪也清楚起来。

  他笑了一声,气道:“相思雀的羽毛是好宝贝,连万两大宝都能缝补了,弄好个黑狐大氅没什么所谓,可是咱们府上,哪个有本事拿相思雀的羽毛捻线?

  又有哪个能缝补黑狐大氅?”

  说罢,宝玉抓着袭人和麝月,一步踏出,就到了晴雯的家。

  宝玉知道晴雯的家在哪里,但是没去看过,在他的印象中,晴雯的家人不是个东西,自然也少有关照。这次来了,他直接到了晴雯的房间,对于晴雯的哥哥嫂嫂,压根没看上一眼……

  只见床榻上软软的躺着晴雯,粉面带了苍白、樱唇带了惨白,就连金凤仙花染红的指甲也斑驳了。

  宝玉一眼看出晴雯的气息虚弱,几乎,就在垂死的边缘!

  他抢过去把了脉,张口啸了一声‘药王前辈’,又要怒斥几个贴身的丫鬟……

  “混账东西,想突破妖将实力不成,受点伤也就罢了,怎么又染了风寒?你家的哥哥嫂嫂是怎么照顾你的?

  你这副身子,干嘛强行给我缝补黑狐大氅!”

  袭人吓了一跳,她也不知道这么严重,立马要跪。

  晴雯连忙撑了下身子,差点摔下床榻,被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抱住了……

  “爷,您别怪袭人姐姐,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今个早上,让我喊来拿走黑狐大氅罢了。”

  晴雯心满意足的笑:“爷,您衣锦还乡,今个要见外人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

看过《仙魔大红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