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伙计 > 1853.一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1853.一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男人经不起女人的12种**是香味、笑脸、眼泪、高跟鞋、撒娇、气质、**、金钱、智慧、接*、眼神、爱护。其实一个好女人就像一座像蕴藏丰富的矿藏,或者是一瓶陈年的老酒,或者是一支华丽、**、芬芳袭人的鲜花,或者是一本情节生动、人物鲜活的小说让人不忍释卷;或者就是一个意味深长、**奔放的热*,让人流连忘返、不忍离去;或者就是有沁人心脾的魅力,给人恒久不渝的精彩、放**剔透的光芒。

  有人说,作为男人,大智为信仰,中智为克己,小智为财奴;作为女人,大美为心净,中美为修寂,**为貌好。一个好女人十之**就是一个不动声色、为人低调的人:她们不会太情绪化,懂得沉淀自己,花于无声之处绽放最美,人于宁静之时凝香愈浓;她们不会过于矫饰,与其华贵外表,不如优雅谈吐,虽然容颜与时俱逝,内涵却可以伴随一生;她们不会惯于张扬,为人不愠不火为上,做事不急不躁乃佳;她们也不会频频回头,眷恋常常是一剂伤心的毒药,忘却才是疗心的良方。

  白冰冰就是这样一个从充满**、为人低调、多情、**、优雅迷人的漂亮女子,就是一个可以和钟**争奇斗艳,可以和吕燕比试**的头牌花旦。她在公开场所永远衣冠楚楚、亭亭玉立,叫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在私下里也会****、露出身体,但会用萦绕不散的芬芳和爱情做衣;她的聪慧连那个不爱夸奖别的女人的囡囡也赞不绝口,能够展现自己的温馨和香味,也能把自己的爱深藏,这才是姚成功最看重她的优良品质。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陪白冰冰逛街,那个头牌花旦高兴得要命,穿戴得整整齐齐、擦得香喷喷的、精心打扮的一张**美仑美奂,可是我把她领到小兰州在双榆树公园门前摆的夜市摊的时候,她就气得要命:“王先生,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不说是去马克西姆餐厅吃法国大餐,至少也得去一个星级饭店去吃点什么高档一些的东西吧?“

  “我这不还存有一线希望吗?“我在对她实话实说:“囡囡是个要吃夜宵的小猫,也许我们能碰上她,你不就可以拉她过来坐坐吗?“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说带我逛街就是一幌子!“头牌花旦就气不打一处来,拔腿就走:“你不知道囡囡自从和你分手,就和你的所有朋友也中断了联系,她说不是没脸见人,也不是触景生情,而是为了避免彼此的尴尬;你不知道囡囡现在一直到晚上都在花店二楼呆着哪里也不去?心情好的时候自己煮方便面、汤圆和水饺当夜宵,心情不好就啃几块饼干吗?“

  于是我知道,人都是会变的,没变的大概只有钟**的固执和**。即使过一万年我也知道因为她爱的太深所以也就恨得太深,毅然决然的将我扫地出门、和我以及我的朋友断绝一切联系也就是因为这样。可惜,囡囡一直以为仅仅是我伤害了她,但只有我知道她这样的恩断情绝把我伤得比她还深。于是我就知道刘若英所唱的那首《后来》为什么会引起那么广泛的共鸣:“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我就叹了一口气,拉着白冰冰站到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到京城最有名也是最早火起来的簋街夜市吃夜宵,这条一公里多长的街上分布150多家商业店铺,光是餐饮就占了将近九成,餐厅密度之大在京城恐怕难找第二家,整条街几乎看不到太大的饭店,全是一家接一家的小馆子,加上周边有不少大使馆,每到饭点的时候,这里总是人山人海。

  我们刚下车就被我的一帮生意朋友给碰上,看见站在我身边亭亭玉立的头牌花旦,那些人自然喜出望外,非得拉着我们一起吃东西不可;好不容易喝了一杯酒才*身,又被另一帮朋友撞上,不由分说就拉进另一家饭馆喝啤酒;好不容易想方设法逃出来,又遇上另一帮朋友拉着不放,声称一边吃羊肉串一边谈生意,还说不醉不归。我就不得不给他们看手表的时间:“我还得领着女朋友到燕莎买衣服,不然的话,她今晚不让我上*!“

  本来就是熟人,大家就误以为我又开始了另一段新的恋情,就很高兴的围着白冰冰起哄。那个漂亮的头牌花旦一口气将一杯啤酒喝光,红着脸拉着我转身就走,一出门就碰上了徐利民开车经过,她一钻进车里就扑到我的怀里,还给了我一个香香的*:“王先生,到现在我才相信今天晚上你是专门为我出来的!“

  “冰冰,实在对不起,你们的约会和亲热是不是能够改个时间再继续?“徐利民从愁眉苦脸的在说:“你们不知道,老爸老妈听说我有了新的女朋友,连声招呼都没打就到京城来了,搞得人措手不及,只好找大年给我代个班,这才追到这里来。现在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又怕她在大人面前说错了话,又怕她身体吃不消,毕竟刚刚才怀上……“

  “什么?“白冰冰叫了起来:“是不是太快了一点?她和秦老板的离婚还没有办下来呢!这个肚子里的孩子到底算哪一个的?“

  “有什么值得怀疑的,肯定是徐哥的种!“我却在为徐利民感到高兴:“你说这也是奇怪,秦峰说是块盐碱地,徐哥怎么胡乱翻腾了一下就成了黑油油的黑土地呢?“

  “徐哥,这倒真的应该传经送宝!“在我的好朋友面前,白冰冰一点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得把自己的经验告诉王先生,我都被他里里外外好好的翻腾了大半年,是不是也应该有所收获了?“

  我却在拼命的抢时间,扔下徐利民就加大油门一路狂奔,拉着白冰冰**燕莎购物中心的时候,广播里正在提示还有五分钟就要关门停止营业了。我把她领到我曾经来过的一个专柜面前,对营业员很坚定地说:“能让我女朋友试一下这条裙子吗?“

  那是我看中的一条真丝连衣裙:运用的似乎是蜡染技术,从**的淡黄一点点递进,慢慢的变化,像是夏日傍晚天边璀璨的火烧云;到了腰部就变成桔黄,像是水面上荡起的层层潋滟;然后又是一变,颜色由黄变红,到了裙裾之处就成了很**的小桃红。略有些羞涩的白冰冰穿上以后在我的面前转了一个圈,声音低低的:“好看吗?满意吗?“

  我已经在要求营业员开票了。

  “简直就像是为我定做的似的,谢谢你,真的很感动!“还没走到停车场,白冰冰就已经把无数的*印在了我的脸上,说话的声音很轻,可在我听起来却像是万炮齐鸣:“我明天就给你的姚叔打电话,说我决定不做官太太,而是做你的女朋友,这不仅是我内心真正的愿望,也是囡囡最乐意看见的结果!“

  我就知道麻烦大了。

看过《伙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