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平天策 > 第五百九十四章 真传弟子

第五百九十四章 真传弟子

  “我可以做向导。”

  如果换了一名边军的将领这么说,木恩恐怕就嗤之以鼻了,但现在林意这么说,木恩却还是觉得有做到的可能。

  眼看周围的人也没有异议了,他忍不住轻声问出了一个已经在心中压抑了许久的问题:“我的蛊虫怎么对您没有用处?”

  “你的运气不太好。”听到这个问题,林意忍不住微微一笑。

  木恩无法理解的看着林意,他怎么都想不通这怎么和运气有关了?

  “你试试。”

  四下的人都散开之后,林意身边只有齐珠玑和白月露等人留着,新来的师姐罗姬涟也在,林意看着她的皮甲在两臂上都有不少柳叶飞刀,他就随手要了一柄过来,递给木恩。

  “这?”

  看着他递过来的飞刀和伸出的手,木恩更加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了。

  “你刺一下试试。”

  林意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看着木恩还在犹豫,罗姬涟却是嫌得麻烦,她自己就直接又抽了一柄飞刀在林意的手上刺了刺。

  她的这些飞刀也是上等的寒铁制成,若论坚韧可能比不上她一直背着的那两柄名剑,但是锋利程度却是相差无几。

  但是刀尖刺在林意的肌肤上,给她的感觉却像是刺在一张坚韧的油皮皮甲上一样,根本刺不进去。

  虽然心中隐约猜出了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她的眼睛还是忍不住瞪大,眼睛里全是惊讶的神色。

  她将飞刀提了起来,看到林意的肌肤上只是留下了一点白印,接着迅速消失。

  “……”

  木恩已经震惊的无法言语,他之前也已经听说了钟离之战之中,北魏军队的许多飞剑和箭矢都对林意根本无用,但在他的认知里,那自然是因为天辟宝衣的缘故。

  罗姬涟没有就此停手。

  她忍不住就再次落刀,在林意的手上划了划。

  这次她用的力气不小。

  就算是真的划伤出血,这一点点小伤口,她知道林意也不在乎。

  然而结果却依旧是一样,林意的手上只是出现了一条淡淡的白印,连丝毫的血线都没有留下。

  “你的皮肉已经强韧成这样了?”

  罗姬涟震惊的看着那条迅速消失的白印,“这是你所修功法的问题?”

  林意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还提着那柄飞刀愣着的木恩,道:“也是恰好前三四天才修到如此地步。”

  木恩苦笑着将飞刀直接递给了罗姬涟。

  刚刚罗姬涟用刀划的力道他感觉得出来,这样锋利的刀刃都无法割破林意的皮肉,林意这皮肉简直就像是一层犀皮甲,恐怕连一般的箭矢都根本射不进去,更不用说他的蛊虫了。

  “何修行的无漏金身诀十分神妙,我现在心念一动,甚至连浑身毛孔都可以瞬间自闭,所以天母蜡的瘴气也应该奈何不了我。”林意将双手举起,他心念动间,双手上给人的感觉似乎晶莹一片。

  罗姬涟和木恩等人仔细看去,只是觉得林意的肌肤上似乎毛孔都不见了,肌肤倒像是玉石和琉璃。

  木恩震惊之余,又叹息了一声,他想到了之前传闻之中,林意在水下闭气许久杀死了席如愚,他便由衷的说道:“您这功法不只是皮肉强韧,连气孔都可以锁止,而且转为内息,闭气的时间又是极长,天母蜡的那些手段,在您面前恐怕真的没有什么用处。”

  “我准备和沈鲲去赶一趟,他之前去过无量山和哀牢山,对那些部族有些了解。”稍晚一些的时候,林意等人聚集在陈尽如所在的一堆半熄半燃的篝火周围,虽然林意已经下决心要从萧锦的手中抢人,但具体如何做,却还是要商榷一下。其实南朝军队的习惯也都一直是这样,决策一般自然由主帅定,但如何尽善尽美的完成,却都需要军师为首的幕僚团仔细谋划。

  现在林意的这支铁策军不只是修行者的比例有些惊人,军师幕僚团的构成也是堪称奢华。既有陈尽如这样的军师,又有魏观星这样的边军老将,还有白月露和齐珠玑这种后起之秀。至于林意自己,也是越来越被众人觉得是天生有许多不同的奇思妙想。

  “我也去。”

  陈尽如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罗姬涟却已经自荐出声,她没有半分玩笑的样子,道:“之前党项的商队也通诸多边地,哀劳山也是其中之一,我正好印证一下,我母亲传授给我的一些东西是否有用。哀劳山里可不只是是银矿多,其中也有不少灵药出产。”

  “再加上萧素心和白月

  露,差不多了。”陈尽如点了点头。

  其余人没有异议,林意却是有些意外,“需要这么多人吗?”

  陈尽如道:“萧素心也用箭,既然她现在主修箭术,便正好去看一看。至于白月露,她已经到了破境的关头,哀劳虽然不比眉山,但是她说的不错,哀劳山中也有不少灵药出产,若是机缘巧合能够得到一些,就正好助她破境。”

  “好。”

  林意点了点头,他之前略有异议只是在想需不需要萧素心去,但陈尽如这么一说,他便没有异议,他十分清楚,和那种箭术高手对敌是难得的经验,这和哪怕将天母蜡的人收伏了,带入铁策军之中切磋箭技都不一样。

  真正的生死绞杀和平时切磋所得的感悟完全不同。

  “现在一个魔宗部众应该奈何不了你了?”

  陈尽如在这场简单的幕僚会议的结束时,认真问了林意一句。

  林意想了想,道:“应该奈何不了。”

  “按照我得知的最新消息,魔宗所受的伤也不轻,他已经返回北魏漠地。”陈尽如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意,道:“但还有一则我尚未确定的消息,魔宗派去建康的一名魔宗部众被人所阻,按照那则消息,魔宗返回北魏漠地,恐怕不只是因为受伤,更多的原因恐怕是因为忌惮拦住魔宗部众的那人。”

  林意和齐珠玑、白月露等人都是一怔。

  “那人用的是何修行的手段,你知不知道,你还有一名师兄?”陈尽如问道。

  林意又是震惊,又是茫然,下意识道:“你的意思是,拦住他派去建康的那人,是我的师兄?何修行的真传弟子?”

  “何修行和沈约当年各有一名得意弟子,当年何修行自禁荒园的赌约,其实也事关他们各自的弟子。”

  陈尽如看着林意道:“但之前我即便已经和原道人他们谈过…即便是他们,也说何修行的弟子也一直披甲在荒园之中侍奉。当日沈约和何修行一战,何修行的弟子也应该死在了荒园之中,这是十分确定的事情。”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那除非只有两种可能,在荒园之中死去的,并非是他真正的那名弟子,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还有一名真传弟子。”

  :。:

看过《平天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