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大千劫主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庞然大物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庞然大物

  三日灾难必至,冥河淹没世界。

  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冥河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挡,哪怕是镇界灵柩棺和上古战船都欠奉,若当真如此,必是灭世之祸。

  辜雀不能再犹豫了,他已然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回头看向战船,沉声道:“冰洛,等我回来。”

  说完话,他没有任何停顿,直接朝天冲去。

  冰洛连忙从船舱跑出,大声道:“你一定要回来啊!”

  声音传遍世界,也不知道辜雀是否听到,天老叹了口气,也摇头朝下而去。

  他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阵法神图,是战胜苍穹的最根本力量,容不得一丝差错。

  每一个人都在为这片世界的生存而奋斗,辜雀如此,他也如此。

  但辜雀的确听到了,他没有回应,眼神渐渐凝肃,渐渐抛却了感情。

  他要做的,是真真正正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这是天下之主的宿命,也是天下之主的责任,所以说除了辜雀之外,没有人配做这天下之主。

  他眼中杀意毕露,心中渐渐空灵,抛却了一切杂念,从头开始,缓缓运转了《道衍》。

  《道衍》是什么?是一种思想,是一种哲学,是对道的理解方式和规律总结。

  他一遍一遍,细微的去探寻那一种奥秘,身上渐渐泛起了混沌之光。

  这一去,并非求死。

  他时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但他却比任何人都珍惜生命,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生命还影响着很多人。

  速度很快,顷刻之间已达震旦界上空,碧空万里如洗,残云如雪如绒,轻盈纯粹。

  四周有清风吹拂,令辜雀的长发微微飘荡,他眼中清澈如水,深邃如海,淡淡看着下方的大地。

  而下方的大地却迥然不同,它漆黑一片,如沼泽一般涌动着,大地早已溃烂不堪,像是一块巨大的腐肉。

  黑暗笼罩,怨气冲霄,与上方的天空像是不处于同一个世界,喷喷薄着猩浓的黑水。

  威压惊天,仿佛是一张血盆大口,要将天地上下的一切全部吞噬。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这就是自己的对手么?不,诡恶天说过,这是自己对手实力的冰山一角。

  可是那又如何呢?自己既然来了,就不会退缩。

  今日苍天之下,自己和它,唯有一方可以活命。

  他的眼神更加深邃,眼中溢出了混沌之气,忽然沉声道:“你们可以出来了,卧底任务结束了。”

  声音传遍大地,那涌动的黑水之中,两道身影极速而出,携带着澎湃的元气,瞬间冲上天空。

  两人皆穿黑衣,已然模样苍老,脸色惨白,一人青年模样,剑眉入鬓。

  牧魂人踩着八角灯笼,抱拳道:“属下见过主公!”

  辜雀点了点头,他与流川子和牧魂人已然很久不见了,分别之时,自己不过神君之境,但已可与衰竭一战。如今百年已过,沧海桑田,一切都变了。

  无论有多少感慨,此刻都不是叙旧之时,况且,辜雀的心已然冰冷。

  他隔绝了一切感情,他只希望保持最好的状态,最纯粹的心境,来彻底诛杀眼前的庞然大物。

  它的确是一个庞然大物,它是一个世界。

  辜雀缓缓道:“它们未曾杀你们,也未曾留你们,这说明你们已经不重要,天下他们志在必得。”

  流川子叹声道:“这一百多年白待了,我们终究是修为不够,根本搞不清楚它是什么,更别提什么里应外合了。”

  “不重要了。”

  辜雀道:“它注定了要灭亡,又何须嗟叹白费力气,你们下去吧,把这里的一切交给我。”

  听到此话,流川子和牧魂人虽然疑惑,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他们当然知道这庞然大物的恐怖,但他们也知道这是一件势在必行的事,死亡和生存尽系于此。

  所以他们走了,把天地留给了辜雀,留给了这个庞然大物。

  整片世界仿佛都只剩下辜雀和脚下那无边无际的黑色沼泽,湛蓝的天空突变,一道道黑气不知从何处涌出,在刹那间封住了一切。

  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哪怕是最微弱的星光也不见了,光明和神圣的气息退散看来,继而涌出的是那狂暴的邪气。

  当然不单单是邪气,还有死气、杀气、怨气、煞气等各种负面气息,迅速充斥着天地,让这片世界彻底沦为修罗地狱。

  那么下方的黑水和沼泽,就显得无比可怕了。

  “来吧!爆发你所有的恐怖和力量吧,我以生命冒险,与你决战,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辜雀眼中的混沌光芒透了出来,瞬间刺破了天空,他大手一挥,《诸天生死簿》和镇界灵柩棺直接朝着震旦界下方而去,觉醒开来,将虚空锁住。

  头上人皇之冠熠熠生辉,他的灵魂变得强大无比,厉声道:“冰洛、韩秋,以上古战船和造化之门配合《诸天生死簿》和镇界灵柩棺,护住枯寂世界。”

  声音传遍天地,枯寂世界无数强者抬头望天,只见一口铜棺也不知道有多大,横亘了整个虚空,一本古老的书籍散发着幽光,将天地完全封住。

  而很快,一扇巨大的黑门,一艘古老的战船,也缓缓出现,彻底保护着大地。

  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有事情发生了,就在那天空之巅。

  无上不朽们则是知道,这件事足以影响着整个世界的存亡。

  那么虚空之上的情景又如何呢?

  辜雀看到了变化。

  脚下那曾经的震旦界早已不再熟悉,它漆黑一片,像是一滩淤泥一般蠕动着,缓缓变化着形状。

  这个如世界一般的庞然大物,竟然真的就像是一个生命,也发出了一声声低吼。

  吼声低沉无比,但却足以震彻灵魂,那一股威压令辜雀的身体渐渐龟裂,几乎无法动弹。

  还未开打,便是这种绝对的碾压,这本就是两个不同级别的存在。

  对方是连诸天大空相都可以抹杀的超极强者,而自己连挡住苍穹之境都很勉强,它吹一口气,都可以轻易抹杀自己。

  变化依旧在持续,辜雀眼睁睁看着震旦界变成如面团一般扭曲,变形,终于渐渐变成了一个不知其高的巨人。

  它太庞大,庞大到视线无法容纳,只能看到那身上涌动的黑水。

  这到底是什么存在?真的如诡恶天所说,它并不是一个生命?

  为什么枯寂世界会有这样的存在?为什么上古战船、宙域祖船、人祖风燧、镇界灵柩棺、阿鼻昊天塔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为什么人祖风燧要构架苍穹封住这片世界,以至于渐渐走向枯寂?

  而他却又散发亿万道则来延续这片世界的生命......

  洪荒宫为什么来这片世界?到底是什么目的?

  诡恶天和大梵天口中的“消化”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太多的谜题在前路挡着,哪怕已然将近最后的决战,辜雀依旧不知道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这才是最令人绝望的。

  但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

  伟大的黑色巨人,无尽的滔滔黑水,它似乎终于要席卷过来了。

  天与地都黑了,狂风似乎都可以吹散人的灵魂,唯一的光源来自于辜雀的头顶,那熠熠生辉的人皇之冠。

  辜雀轻轻道:“我最担心的就是灵魂无法承受太大的变数,你的出现让我更有底气,我们终于可以再次并肩作战了,是生是死,尽在此刻了。”

  他身上散发着混沌之光,眼神深邃无比,背脊挺得笔直,忽然一步跨出,大吼道:“殒道!”

  声音惊破了天地苍穹,辜雀身上的气势在瞬间喷薄而出,像是蓄积了无数年的怒水,闸门打开,便轰然冲出,滔滔不倦,一路摧枯拉朽,淹没一切。

  无尽的混沌之气冲霄而起,化作恐怖的血海荡漾,双眸杀星陡生,直接幻化为实质,自那血海之中生出。

  他整个人陷入了空灵,像是存在于天地之间,却有摸不着任何痕迹。

  缥缈而虚无,真实与虚妄交织,一切的定义都在变得模糊。

  心中《道衍》不可遏制地运转,运算开始,并渐渐达到极致,眼前是规则的世界,他的身体变得透明。

  只是无论怎样透明,都挡不住那恐怖的混沌之光。

  光芒照遍了寰宇,辜雀大吼道:“世界为何?三光日月星,二界天与地!”

  “还有什么?过去?现在?未来?”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穿透了整个枯寂世界,传到了每一个人耳中。

  诡恶天抬起头来,眼中忽然透出神秘的光辉,他骇然道:“难道真的可以?宇宙天道之力?”

  辜雀变得虚无,但声音依旧威严肃穆:“够了吗?当然还不够,日月星,天与地,古今未来......还缺少一丝灵气!”

  血月诞生于血海之中,无尽的星辰开始缭绕,银河激生,滔滔不绝,太阳突破了黑暗,照亮了混沌。

  混沌开了啊!那是什么?是空间!

  只是空间吗?当然不是,还有时间!

  血海凝固了,在辜雀的控制下凝固了,化作了坚实的大地!

  混沌化作一切,天何在?日月星辰、银河激荡,则为苍天。

  时空、天地都有了,世界是否成了?

  不,灵气,对,就差那一丝灵气。

  而灵气是什么?

  辜雀轻轻一笑,道:“是生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大千劫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