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武林浩劫之后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易溪左将军

第二百九十二章 易溪左将军

  虽然,武生们是得到了好好休息的命令,但又有谁真能安心睡得下来?

  是有一部分武生摩拳擦掌,等待明天大展拳脚,但更多的武生,则是心里多了一块阴霾。

  在没有长宁军帮助的情况下,就要独自跟易溪主力战斗,武生们心里真的想骂娘。

  你裴剑是怎么当这个统领的,连固守待援都不会,一心想出战夺取战功,根本就没有将我们这些中舍和下舍生的生命放在心上吧!

  裴剑是有苦说不出,他要真把断粮的事情给捅出来,那就更加人心惶惶了,只能隐瞒不报。

  “穆师兄,明天我们怎么办,那天杀的裴剑,竟然让我们直接冲击易溪大军!”卢天羽满脸气愤之色。

  “是啊,这样的话,就算我们能胜,恐怕伤亡也绝不会轻,要是能先等长宁军出击,我们作为奇兵突击,一定可以轻松完成大胜。”巩震也附和着。

  其实他说得是非常在理的,这武生们,功力虽都不低,但毕竟没有经过正儿八经的军事训练,一旦集合起来发动冲击,反而发挥不出长处。

  最好的还是作为奇兵,在关键时出战,奠定胜局。

  “现在别想那么多了。”

  穆川看了一眼众人,缓缓说,“军事历练,一切按军制,那裴剑作为最高的长官,我们都得听他的,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受到军法处置。”

  “我呸!”卢天羽突然重重地呸了一声,义愤填膺地说道,“那些上舍生,就知道拿军法压我们,当初那章子越,没端的侮辱我,却连累得穆师兄,替我挨了一顿毒打!”

  “卢师弟,你冷静一下。”巩震比较老成持重,在那里劝道,“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不管裴剑还是章子越,都是我们的长官,你这些话千万不要说出去,平白得罪了他们。”

  “唉!”卢天羽低着头,肩膀在剧烈的呼吸声中耸动,将这些忍耐了下来。

  其他人,虽然不像卢天羽这么直接地说出来,但也尽皆心有怨言,满脸不愉之色。

  是夜,武院军就这么在压抑的氛围中度过了。

  第二天的时候,曹家堡南侧的大门洞开,两队人缓缓地走了出来。

  裴剑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落在他身后半步的,是刘曜,乔屹。

  在往后,是各位百夫长统领下的武院军,不过只有一千二百人。

  负伤的武生,以及女生都没参加,和长乐军留下的两百士卒一起,负责留守曹家堡。

  值得一提的是,穆川也参加了。

  虽然他这中等伤势,其实不用参加,但被那章子越以“你腿功不是厉害么”为由,将他硬生生给塞入了参战的队伍中。

  另一支队伍的首领,由苗海程统领。

  他手下出战的,总共是三百名士卒,不过,军容虽然整齐,士气却非常低落,心无战意。

  如果固守曹家堡待援,他们可能还有几分战意,现在主动出城作战,不是开玩笑?

  城外的这易溪大军,粗略看来,至少得有个一万人,就他们这三百士卒,就算出战又有什么用?

  完全是以卵击石!

  不过他们倒也不怪苗海程,怪的是裴剑这个公子爷,根本就没考虑过他们这些普通士卒的想法!

  “对面主将何人,出来答话!”

  裴剑运聚内力,朝敌阵中发出一声大喝。

  敌阵中,几个头插彩色翎羽,身躯精壮的黑肤大汉纵马走了出来。

  当先一个,目如闪电,扫过裴剑的时候,发出嗤笑声:“哪来的娃儿,大炎朝的统兵将领,已经沦落到让一个黄口小儿担当了?”

  裴剑脸色却一凝。

  他发现这个大汉,竟然是一流高手的修为。

  忍耐下心头的不快,他沉声道:“在下裴剑,家父裴南,乃是现任剑南道安抚使,敢问将军何人,为何要领兵包围我曹家堡?”

  “安抚使的儿子?原来你还有点来历,这样倒也有资格跟我答话。”

  那大汉打量了一眼裴剑,哂笑道,“我乃是易溪左将军陶豹,你们识相的话,就速速投降,不然的话,堡破之日,鸡犬不留!”

  裴剑面色一沉,厉声道:“陶将军,你要知道,我大炎兵力,是你易溪的千百倍,你们若好好待在我大炎治下也就罢了,现在肆意胡为,难道就不怕我大炎派大军前来,将尔等灭族!”

  “哈哈,可笑!若不是你们那剑南转运使梁贺,一再向我族征收重税,我族又怎会反叛!闲话休提,若是想战,就划下道来,我易溪战士,绝不畏惧!”陶豹发出愤懑的声音。

  裴剑一滞,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那剑南转运使梁贺的贪婪,在整个剑南都是出名的,但是没办法,甚至节度使的话对他都不好用。

  因为转运使是朝廷中央直派,除了掌管地方财政,还负责将地方的赋税所得截留一部分,向中央皇朝输送。

  现在倒好,这个转运使梁贺捅下的娄子,倒教他裴公子来拾掇!

  这时候,那陶豹眯着眼,往曹家堡堡墙上的某处打量了一眼,就和另外几个将领,打马退回了军阵中。

  他看的那个地方,正是十八名武院高手的所在地。

  三名老者正在交谈。

  “那陶豹可是一流高手,若是他骤然出手,恐怕这帮娃损失会相当惨重。”

  “不过他非但不出战,反而就这么退回了军阵中,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看下去,就知道了。不过,如果他出手的话,我们也出手吧,不然的话,如果他狠下心,死命攻击裴剑,就不好了。万一裴剑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就算回去也没法交代。”

  “要不,我们干脆直接终止这场历练如何?我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你们看那易溪人的军阵……”

  这些高手,看着曹家堡外,易溪军的变化,脸色骤然一变。

  原来,这时候,那易溪军的战士,竟然在军旗招展中,按照某种规律,轰隆隆地跑动了起来,荡起了滚滚的烟尘。

  而就在浓烟中,无数的刀枪剑戟若隐若现,欲择人而噬!

看过《武林浩劫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