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一五二零章 算一笔帐 上

第一五二零章 算一笔帐 上

  长孙皇后对虎头虎脑的狄仁杰很是喜欢,听李承乾说了昨天在街上的事情之后,又赏赐了好些东西给他,算作对他仔细观察力的肯定。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对狄仁杰的补偿。

  毕竟狄仁杰小盆友的耳朵一直被扯着也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长孙皇后作为奶奶给点补偿也是应该。

  李承乾笑吟吟的看着狄仁杰通红的招风耳,脸上表情说不出的怪异,以长孙皇后过来人的身份看,那就像是老丈人在看女婿。

  聊了片刻家常,李承乾找了一个宫女,安排她带着狄仁杰在宫里转转,自己则是陪着老妈说起了正事:“母后,丽质的生意还好吧?”

  “你还说,昨天丽质那丫头还生气呢,说你这个当哥哥的一点不知道关心妹妹,非要你给她好好的道歉才能原谅你。”长孙皇后听李承乾提到长乐,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李承乾从老妈的眼中似乎看到了坐山观虎斗的情绪,迟疑着说道:“呃……,母后,儿臣可没得罪她,再说昨天儿臣不是刚刚回来么,那小丫头片子要见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而且……。”

  “而且什么,臭大哥,你一个人跑去漠北,大半年一点消息都没有,你不知道母后会惦记么!”就在李承乾试图将长孙皇后拉到自己这一边的时候,长乐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接着不等小李转头,一个紫色的影子就闪了进来,扑到长孙皇后身边,担着她的胳膊撒娇道:“母后,您可一定要给女儿做主,大哥他说我是小丫头,他看不起人。”

  小妖精,真是小妖精啊。

  十八、九岁的长乐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脸型有七、八分长孙皇后的模样,一身紫色的宫装配上头顶晃来晃去的步摇显得煞是俏皮可爱,再加上撒娇糯糯的声音,李承乾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不过好在长孙皇后似乎已经习惯了长乐这样的撒娇方式,在她头上轻轻戳了一指头:“说你是小丫头咋啦,难道你不是啊?”

  “人家才不是小丫头,琅琊才是小丫头。”长乐被母亲数落,做了个鬼脸,跳起来跑到程琳的身边,看着她怀里的小人儿,伸手就捏了一张大饼脸出来。

  “啪”,不出意外的,长乐也被长孙在后背上拍了一巴掌:“你们兄妹怎么都一个德性,小孩子不能总是捏脸,以后会流口水!”

  “哦!”长乐被打之后老实了一些,坐回长孙皇后身边,看着李承乾说道:“大哥,现在市场上全都是珍品阁的仿冒品,这事儿你管不管?”

  “你想让我怎么管?总不会把人抓来都砍了吧?”李承乾有些好笑的看着长乐。

  昨天在街上看到那妇人的衣着时,李承乾就已经知道那不是正品,不过现在的他眼界与以前不同了,对于是不是正品并不怎么关心,甚至如果不是担心长乐会有什么想法,这事儿估计他问都不会问。

  “可是他们弄了那么多假的出来,我的真品还怎么卖?这段时间那些衣服已经好久都没有卖出一件了。”长乐并不知道李承乾的想法是什么,在她看来那些仿冒品已经严重的影响了自己的生意。

  “丽质,你要把眼光放远一些,不要只看眼前。”李承乾看了眼笑而不语的长孙皇后,啧了一声说道:“你要知道,能买起你衣服的人在大唐总是少数人,而大多数人是买不起的,所以那些买假货的人就算没有假货可以买,她们也不会是你的潜在客户。而买正品的人,就算是有假货存在,她们也不会自降身份去买那些赝品。”

  “可是我这段时间真的没有卖出几件衣服啊。”长乐皱了皱鼻子,觉得有些委屈。

  “这是因为大家的购买力有限,你不能指望一万多贯的衣服可以每天都卖出去十套,经过最初一段时间的热销之后,市场已经饱和,你的销量自然也就下来了。”关于市场经济,李承乾了解的并不多,他只能简单的指点一下长乐,具体如何运作相信长孙皇后一定会在背后给她出主意,想办法。

  “那,难道就不能把他们都抓起来么?”长乐并不死心,看了长孙皇后一眼,发现老妈似乎并没有插言的意思,便继续问道。

  “如果他们没有仿冒你的标识,那你就不能抓人,毕竟咱大唐律法并没有规定不能仿制。”李承乾无奈的摊了摊手。

  就算是在后世法律健全的现代,仿冒、盗版都屡禁不止,在大唐估计更是想都不要想。

  而且敢仿冒皇室的东西,这种事情也不是一般的百姓能干的出来的,背后一定会有大的势力。

  为了一点点根本不可能赚到的钱,去得罪一些没有必要得罪的人,这种事情只有曾经的李承乾才会去做。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这种兴致,甚至只要这些制作仿品的人正常交税,他还会鼓励他们去仿冒。

  不过这些他都没有对长乐说明,一是没有意义,二是怕长乐那丫头撒娇磨人。

  ……

  接下来的时间李承乾又陪着老妈聊了一些关于长孙无忌的事情,打听了一下长孙家钢铁坊的事情,末了将老婆孩儿都留在了长孙的宫里用晚膳,而他则是硬着头皮来到了老头子的书房。

  “郭孝恪有功,朕打算赏他,可他却坚辞不受,说是自己有错,还要自请降至五品散官,你可清楚其中的道理?”老头子的书房中,李承乾刚刚坐下,老李就开口了。

  “父皇,这事儿是儿臣授意的。”李承乾本就没想过郭孝恪的事情能够瞒过老头子,见老李问起立刻答道。

  “为什么?”李二陛下不动声色的问道。

  “因为儿臣生气他私自动了五万突厥人。”李承乾坦言。

  “哦?”

  “父皇,铁路一直是由东征时候的战俘在修建,而之所以用他们,是因为要压榨他们的劳动力,省下大笔的资金。可是郭孝恪却将五万突厥人调了过去,如此大的工程再加上这么多的人数,其中往来账目便会产生混乱,甚至会产生大量的浪费。”

  “这样的浪费有些是可控、可查的,而有些是不可控不可查的,比如说一些工具之类的消耗品。”

  “而只要是不可查的,这其中就可以有很多猫腻。”

  “所以儿臣认为那姓郭的在这其中必然会有一些贪渎!”

  (本章完)

看过《大唐贞观第一纨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