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天下第一医馆 > 第348章 各有心思

第348章 各有心思

  玉清其实本是就事论事,并无他意。  但这话一出口,却无疑是得罪了孟胜武,连墨白一拳都挡不住的陈飞仙,还是三十年后的陈飞仙,却在孟胜武手上走了十招。  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孟胜武如何能不怒,不止他,四名门的四位皆是脸色不好看起来,别看大家一副天上人的模样,实则争斗的厉害着。  谁也不可能在对方面前服软半分!  玉清突然招骂,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双眸若电直射孟胜武:“老夫和善,却不代表没有脾气,你果真敢和老夫动手?”  孟胜武还不答话,连战已是冷着脸一把站起身来道:“你敢动一下,老子今天就宰了你!”  太清真人却是眼中威势若隐若现:“你能杀谁?”  知道你们是真人,不用提醒我们。不过最好也别吓唬我们,真要是逼急了,我们四家的命,换一两个真人的命应当还不是问题的!”最年轻的谷家人,一动不动坐在原地,却是脸上毫无惧色,轻轻道了一句:“你们如果商量好了谁肯死,我四家随时奉陪!”  “哼!”梅清风脸色依然淡漠,但眼神中也终于威势一闪,瞬间这间大殿里便被他威势笼罩,他没动,但怒意已然升起:“诸位,莫要忘了这里是上清山。”  到底不是要真打,互相发狠嘴上占些便宜也就算过了。  不过从这里也足以看出来,四名门当真非泛泛之辈,确实有坐在三位真人面前的底气。  正如他们所说,对面虽然说是真人,但他们还真不怕。  别忘了他们四家的来历并不弱三山,谁还没点底蕴,尤其是孟家,史上就的确曾有过发起狠来,付出巨大代价,屠杀真人的历史!  真要是干起来了,他们别的不敢说,不要这条命的情况下,杀掉两个不敢说,但杀一个,打残一个还是有可能的。  至于这里是上清山?  哼,他们根本不怕,今日他们敢来,就笃定了他们不敢动手!  四名门门主背靠国朝,是为调解而来,今日要是被他们上清山杀了,便相当于上清山是叛出了国朝。  气氛微微僵硬了一下,又慢慢和缓。  一直没有说话的方南天,最适合缓和气氛,他适时开口道:“梅疯子,你究竟有什么想法,就直说好了。”  梅清风点点头沉声道:“诸位也发现了,如果按照刘世元所说的明王,就算是我们亲自出手,与之对上,都难占上风。”  这一次没人反驳,早在竹叶门被灭时,他们就心惊了。  如今更不用说。  “可观那缕残劲又分明不过宗师实力罢了,甚至连大宗师都称不上,总不可能明王对所有人都狠下重手,却故意留刘世元一命吧!”玉清皱着眉头沉声道。  “不错,这实在古怪,所以今日想和诸位探讨一下!”梅清风眼睑微动,看向四名门:“四位,这不止是我上清山所必须关注的,便是四位也应当感兴趣吧!”  四人皱眉不语,却是默认了。  墨白情况究竟如何,的确影响甚大!  若他真的年纪二十几许,就达到如此境界,那么便是四大家也必须考虑与他交好或者交恶所带来的影响。  说到底,四大家之所以能够长存,靠的不是怜悯,不是投机,最终凭的还是他们的实力,国朝经变,道门不变,只要实力存在,即使别灭了,只要火种还在,总有一日当再次显赫。  如果与墨白交好能够让四大家的实力更上一层,那么这如今的道门格局,便是当真垮了,也未必就是灾难。  但如果墨白不过虚张声势,他们便还要再做一番考虑!  此时此刻,四名门都在想,梅清风莫非是在警告四门,墨白的实力并非大家想象那般,不要想法太多,行差踏错,想到这里,方南天问道:“真人莫非已经看透明王虚实了?”  梅清风淡然摇头道:“未曾照面,还不敢说看透虚实,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明王绝非逍遥!”  “重要吗?”连战冷笑道:“我等也非逍遥,一样可杀真人!”  三山真人脸色一冷,皆不看他,懒得与这混人相争,梅清风却看着那谷家人道:“道友一向睿智,不知有什么看法?”  谷家人眼中神芒闪过,略作沉吟道:“真人都看不出虚实,我又能看出什么,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真人究竟要和我们说什么?”  确实,到现在为止,就连玉清和太清都不知道梅清风搞了这么半天,究竟想干什么?  “秘法!”梅清风吐出两个字来。  “秘法?”所有人皆眸光盯向梅清风。  玉清眼中微闪,接口道:“不错,观明王和其府中人出手,皆曾有过施展秘法的迹象,如果明王的真实实力并没有那么强,而是靠着秘法,方才有此能为,这也解释了为何,初时强悍至极,到得最后,所留残劲又如此低微,其中气息甚至才初入宗师,或许正是因为他使用秘法,强行助长的实力终究不长远,到最后不是他不想杀刘世元,而是已经做不到了。”  可说到这里,他又是疑惑道:“可秘法,我等七家皆有,又何曾听闻过,有那种秘法能助一个初入宗师境的修者,强行催促到可敌大宗师,不……是可一击杀掉一位大宗师的地步?这实在骇人听闻!”  “明王的存在,本来便是不合理!”梅清风低垂眼眸道。  “好了,就算明王实力之高,实乃秘法所致,真人不是真要和我们讨论这些吧,有什么想法,还是直说吧!”谷家人打断道。  梅清风眸光与玉清、太清一对,随即竟然笑了笑道:“也没什么目的!”  四名家皆是脸色一沉,谷家人率先起身,二话没说,直接身形模糊,化作残影,消失在了原地。  不过却有话音停留:“既然国朝兵临城下,真人却已然成竹在胸,那我等也不必多留了,就看真人手段便是!告辞!”  紧接着三家人对视一眼,紧随其后,消失在大殿!  ……  他们走后,三位真人相视一眼,玉清真人,眼神微眯道:“这四位怕是已然别有心思!”  “他们什么时候又和咱们一条心过?”太清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冷笑一声道:“若非如今局势使然,他们岂敢在咱们面前如此放肆?”  要说心里没火自然不可能,到底是真人之境,岂能容几个未登逍遥之辈如此猖狂?  只是没办法,不忍不行,不说其他,就如今来看,真要是和四名门大战起来,就只能让国朝捡便宜了。  如果国朝当真要铁血动手,他们也确实想过道门自乱,与四大名门打起来,让国朝延缓脚步。  毕竟国朝包不得见到他们互相削弱势力。  玉清望向梅清风:“道友倒是好手段,四家此刻恐怕已经对明王秘法动了心。”  梅清风依然淡然,仿佛宠辱不惊般道:“这么多年,三山和四门之间假打早已造就真仇,咱们始终压制他们,他们已经隐忍太久了。事实上他们早就开始在明王身上动心思了,不过是摸不清虚实,不敢妄动罢了!今日让他们亲眼见到了明王残劲,证实了明王秘法的存在,便等于是让他们看见了打败咱们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不动心。”  “道友不担心,他们会因此完全背离我们,干脆投到明王那边去吗?”太清却皱眉道。  “无妨,正如师兄所言,他们性子如此桀骜,背靠国朝也不过是为了抗衡我们罢了,岂会真心沦落为将?”梅清风摇头道:“只要他们对明王的秘法有想法,没得到之前,就不会暗中使手段对付我们,毕竟替国朝除了道门中的阻力,对他们本来就不是好事。”  太清、玉清也不由点头,此言有理。  国朝要灭道门,不可能完全靠军队,以免灭的不干净,又生些许后患。  如今国战,国朝修者本就不足,国朝还是得借助一些道门力量。  玉清和太清国朝不会完全信任,所以要借助的还是四名门一系的力量,虽说四名门不应该真心助阵国朝,但凡事又怎能说的好?  所以,今日此举,便算是加上一层保证。  “到底还是小瞧了明王,让他成了气候,如今多了他这道变数,天下究竟会如何发展,道门是吉是凶,怕是难讲了,我等要早做准备。”梅清风也终于是有了一丝感慨,眼神微闪,何曾想过,一个年轻人会真正成为他的敌人。  玉清和太清对视一眼,皆是摇头:“经此一役都没能对付他,今后还是不要再轻举妄动,既然道兄已经给四名门下了引子,咱们不如就静待他们手段吧。”  梅清风眼眸微低,心下哀叹,何止四门不归心,三山也不同心啊!  结下死仇的只是上清山,玉清和太清还不至于,他们当然不愿和明王彻底撕破脸。  之所以帮助上清山,说到底其实也是无奈,外面有国朝,内里有四大门,若真少了上清山……  不过话说到这里,也不能挑破了。  否则除了为大家增添隔阂,没有任何意义。  “道友,眼前之危究竟何解,道友不会是单单指望四名门吧……”玉清又提起了这事。  梅清风摇摇头,笑了笑,眼神望向了南方。  太清,玉清一顿,随他眼眸看去,忽然二人对视一眼,口中同时意外道:“林氏?”  “不错!”梅清风心底意味有些深沉,点点头道。  两位不由脸色大变!  林氏如何帮上清山,难道还出兵不成?  而且他们脸色有些凝重,玉清沉声道:“道友为何不与我等知会,你不会不知道,你这一步走出,那意味着什么?”  若林氏帮了上清山,那就等于上清山选定了阵营,彻底叛逆了国朝。  便是玉清和太清也做不到这么决绝,二人脸色很是深沉,心底也有怒意,上清山竟然私自做了如此决定,这将置他们于何地?  “二位放心,我自知轻重,岂会乱来!”梅清风轻声叹道。  “那……”两人死死盯着他。  “不会打起来的……”梅清风慢慢道出因由。  二人听罢,方才放下担忧,告辞而去。  至始至终,这二人皆未曾提起过,对待墨白的秘法,他们是什么心思。  也就是三位真人散去的时候,四名门的四位却是又聚在了一起。  皆是脸色复杂,似乎在为某事而商议。  告一段落后,只听谷家人最后道:“梅清风未安好心,是在给咱们下套,如今切不可妄动!就算梅清风所言为真,咱们也必须等,等到明王再次露面……”  “再次露面?”  “不错,虽然这等强悍的秘法必然代价巨大,但明王这等身份,我不信他能甘心就此陨落,虽然我也不敢相信他能安然无恙,但正如梅清风所说,明王的存在便不合理,他未必就没有再复出的一日,如果真有那一日,那这秘法,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们也必须得到!”  所有人的眼里光芒瞬间亮起。  ………………  ……  正值国朝与道门最紧张的时刻。  没等到上清山的回应,却不想那自从明王复出天下以来,始终不曾在明王问题上开口的林氏南军突然介入了局势。  并罕见站在了国朝的角度,与国朝统一了脚步。  他们表示坚决相信明王的清白,并表示明王殿下为抗蛮事业所持有的强硬态度与非凡表现,乃是有目共睹,不容污蔑的。  同时他们第一次为林素音入京一事表态,声称他们不会承认明王妃的封号,但南军承认林素音为墨白之妻室的事实。  同时表明,墨白与林氏的婚姻,本来便是合乎法理,南军从未对此有过否认,当然,对于双方在身份上所特有的历史问题,南军也对此做出表态。  他们表示,林素音身为南军统帅林氏之女,统帅一直教导,并寄望其能为国朝之和平,百姓之安居做出贡献。  其虽嫁于墨族,然若夫不肖,为大奸大恶,更做出有违国家和平之事,南军上下必将戒训、敦促其分清大义,摆正身份,便是舍弃此身,也必要与邪恶划清界限,重归光明大道。  然若夫贤,有道,即便身处阵营不同,南军上下也坚决支持其合法婚姻,如今墨白能在如此局势之下,身形端正,品德俱佳,南军上下皆欣慰之!  他们表示,墨白能与林氏素音在特有历史问题上,持续姻缘,也正是说明了统帅豁达的心胸与气魄,也证明了统帅一直以来表示欢迎各方有志之士能够团结一起,共同抗蛮的伟大意志。  他们首次公开声明,值此国家生死存亡之际,凡大夏之人,皆应该求同存异,不应继续内耗做亲者痛、仇者快之事!  南军为了抗蛮大业的成功愿意做出让步,借此林素音入墨府之契机,主动提出与国朝一击各方坦诚布公就抗蛮事宜展开合作谈判,望国朝以及各方势力务必能够体恤国土沦丧之痛、百姓罹难之伤,尽快做出回应!  最后,就墨白所谓的火海遇难一事,他们表示必将全力救援,至于如今涉及道门的谣言,他们只字未提。  可其实哪里还需要提,他们这时机找的太好了。  南军的高调出场,仿佛瞬间就打破了阴霾,此次由明王所引起的风波,瞬间改变了风向,整个社会各界,目光全都热切了起来。  让社会各界,各方势力,各方人士,全都卷了进来,整个天下其他事都不再是大事。  话题只有一个“各方联合,共同抗蛮!”  几乎顷刻间,大势席卷,迫于压力之下,各方开始一一表态。  一直不开口的上清山率先站了出来,为最近的风波做出回应,表示最近的谣言都是子虚乌有之事,并且同时为南军的话发出倡议。  他们之后,其他势力也此起彼伏!  撸起袖子开始为合作抗蛮大业而努力,这热闹之中,本来蓄势待发的国朝灭道门就这般还没开始就被迫结束了。  大浪潮之下,道门,明王都被淹没在了抗蛮大业之下。  也不知道门究竟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总之,他们竟然让旗蛮没有公开提及他们。  当然,那些流言蜚语,自然是从旗蛮那里传出来的。  但他们最先的声明中,到底并没有提及道门,即便之后看到形势不妙,开始改口,却也让道门最终还是躲过了一劫。  定武帝也是悲催,真是百般算计,连儿子的生死都放在了赌局之上,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借着民意对上清山一系的质疑要动手,最终却又竹篮打水,反倒被林氏占据了主动。  他或许还不知道,因为他的不作为,让他儿子陷入险境之下的一战,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明珠!  一座府邸之中,铁雄也不知道到底是第几次来到这间守卫森严的房门口,面有愁容的望了那紧闭的房门一眼,嘴里喃喃道:“已经十天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

看过《天下第一医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