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 第2490章 嫁给我

第2490章 嫁给我

  他是回心转意了吗?他是浪子回头了吗?他是终于的知道了的,原来的我才是真正的住在了他的心里面的那个人的吗,正如同的他也是早已经的住在了心头的最深处一样。只是等一下,有一件不可回避的事情是,这如今的过来求亲的是一个一个有妇之夫,如今的过来的求亲的是一个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几年却是从没有给过任何的解释的主儿,哼,宁儿不知道的是发生了些什么的。

  只是的区区的凭着一束花,他就是要抹平了一切的吗?

  只是的只是因为一句话,他就是要我成了他的夫人的吗?

  更加的关键的是,已经成亲了的他,身边的倒是能够给了我的一个怎么样的身份,他是要我以一种怎样的地位和姿态去出现在他的边上?

  不,哪里的是有那么的简单的。

  没有什么事情那么的简单的随便一句话的就是可以解决,尤其的是如今的他和我的身份,再也不是当初的两小无猜。宁儿的宁愿的是认为的他是别有居心的,宁愿的是当成了的他是漫不经心的一句玩笑话,再是好一些的也不过的是区区的一时的不考虑后果的热上头的小冲动。

  “你受苦的了,过去……是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可是从今以后,你会娶你,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人敢小觑了你。”

  “你们是谁?”

  “你们是要干什么?”门外,一阵熙攘,听得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你们这些个家伙。”

  “你们究竟是要做些什么?”

  “宁姑娘,宁姑娘你可还好?”

  “你怎样的了。”

  “宁姑娘,你怎么样?”

  “闪开,别捉着我。”瞧那边,敞开的门扉里出现了一抹熟悉的面孔,是刘满。厚着脸皮的承担了宁儿几乎的是全部的衣食住行,还强行的变成了邻居的主儿。此时此刻的他正是被三四个汉子的左右的控制着,尤自的不安分的跟那刚刚的被栓起来的野马的似的挣扎着想要上前,然而的一人之力到底是逊色一些,除却了挣扎扭动几下的却是前后不得分毫。“说你的呢,哎呀呀,你们干什么的你们,不要挡路。”

  “宁姑娘,宁姑娘别怕,我绝对的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

  “该死,那家伙的怎么的还是阴魂不散。”李玉夏的面孔暗了下来,作势就是要起身的处置。

  宁儿赶忙的按住了他同样的放在了桌案上的手,“不要。”

  不可以让他出去,李玉夏是极讨厌自己跟刘满沾上了什么关系的,他更是视某人的为敌对的存在。瞧的李玉夏现在人多势众、其实正盛,若是他当真的要对某人的做些什么的话,那么的刘满可是会有大麻烦。

  “不要伤他。”

  “你为他求饶?那样的一个毫无关系的小人物?”

  “他对我很好,没有恶意。”

  “宁儿,你的想法很危险,你不会的是……对他上了心?”

  “总是好过了的你的,这么的长时间的都是没有消息,你尽管的做着你自己的事情而从来的不顾我的感受。”

  寂静。

  忽然的无声。

  他沉默了。

  正如同的宁儿说出口之后的,也是忽然的没了继续下去的话茬子。

  天哪,瞧瞧的我都是说了些什么的,这样的字句的,一定是仿佛的刀子似的很是伤人的。我这可是在数落李玉夏的不是的呢,哼,为了刘满,为了区区的一个外人,倒是去数落那个自己多少年了的下了决心的作为此生的最大的一个目标的要去嫁的人。

  “我以为,你会懂我。”

  “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有眼睛有耳朵,看着你听着你不辞而别的离家出走投入其他的女人的身边,看着你甚至的和和旁人的成亲,听着你呼喊另外的一个女人夫人……对不起,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无动于衷,我根本的就是没有办法去理解你。”懂?

  这时候需要很大的信任和极大的包容的心态的,我想我是在乎你的也是愿意相信你的。

  可是你一声不吭的跟别的姑娘的成亲,这是要我怎么的理解?

  “宁儿。”

  “你走吧,别拿我开玩笑的了。你那夫人可是大人物,她可是不会允许你过来。”

  “如烟……出了一点意外,大出血,死了。”

  “如今的我,已是孑然一身,再无束缚。”

  “没有人会来拆散我们,如今的我也是没有什么人的敢过来说三道四。”

  “她死了?”嗡!

  脑子里面的嗡的一声的炸响,这可不是一个吉利的消息。

  然而的马上的宁儿想到的是,他的妻子死了的,所以的他才是来找我的吗?呸,这是算的什么理由的,这算是什么结果的,这算是什么解释的。你是没有妻子的了所以的想要补充一个人的所以的想到了我?

  可你的倒是把我当成了什么的?

  一个备胎?

  “是。”

  “所以我们终于的是可以成亲的了,她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了,我是这城里面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李玉夏的继续的说着,越说的越是来劲。“嫁给我,你会成为这城里面的万众瞩目的焦点。”

  “我会好好保护你,我会给你这世上的所有的一切。”

  “不,不要,宁姑娘,不要听的他的胡说八道。”门外,刘满喊着叫着。

  “让他住嘴。”

  “咳咳。”碰碰,

  边上人的冲着刘满的腹部就是招呼了几拳头,双手被控制的刘满就跟一个沙包的似的没有任何的能力去反抗,所有的攻击的都是老老实实的受着,用最为脆弱的地方受着,用最没有防备的地方受着。

  刘满整个人的无骨的似的软了下去,然而的左右还是没有的放松了对他的钳制,李玉夏的手下不少,前前后后的围住了他,很快的都是要看不见人的了。而只有的从他喉咙里面的传出来的声音的,听去的已经是有些变了腔调。

  他很痛,痛的难以想象!

  “别打他。”宁儿赶忙的出言相劝。

  “你又是为他求情?该死。”

  啪!

  李玉夏拍案而起,“他到底的是有些什么的值得你在乎的,那样的一个不怀好意的蝼蚁。”

看过《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