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575章 凄悲巫马婥

第0575章 凄悲巫马婥

  方姀一句话确证了‘方堃’的身证,巫马婥大喜。

  她还扇了方堃P股一巴掌,笑骂,“老娘倒是没注意你这个细节,居然藏在这个旮旯?”

  她故意这么说,就是让方姀相信她和方堃关系很深。

  这小子认祖归宗之后就有身份了,能不和他拴上吗?这也是增加自身资源背景的一种方式啊。

  就冲方姀这个学府巡察官的姐姐也得和他把关系敲定了,听闻方姀的师尊是学府中一位盘古大圣级的长老。

  在圣城学府,盘古境大圣都是‘执事’,拥有可观的权限,就象考核这些事他们虽不能插手,但也能搞到三两个特招名额,每年都会有不少特招的弟子进入学府。

  不过特招弟子的待遇相对低一些,大家都知道特招是照顾人情关系的,所以这些特招弟子进入学府后不会直接颁发正式弟子的腰牌,他们的腰牌是一个‘预’字。

  对于巫马婥来说,她要得到一个特招名额,进去当预备弟子,那也算是圣城学府的人了啊,不一样的。

  特招弟子表现的出色的,很快就能转为正式弟子。

  此时,巫马婥已经开始做着她的美梦了。

  而方堃压根不担心进不了学府,他只是在关心自己奇怪的身世,按秋之惠的说法,地球父母若是大人物的一缕神魂转世,那么,他们的本尊真身在哪?

  自己被方姀误认为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族亲‘方堃’,又和自己的真实身世,有什么联系呢?

  对这一切,方堃倒是有一些期待,如果地球父母的转世本尊就是这个‘方堃’的父母,自己该如何对待?

  真要应了自己的猜测,他也小心肝儿发抖了,自己冒充的‘方堃’和自己本人一样,他的父母若和自己地球的父母也一模一样,那是不是说就是他们的转世之身?

  如果是,那自己就是他们的儿子了。

  可这个世界上已经死去的那个‘方堃’又是什么鬼?

  这一点就无法解释了吧?

  所以方堃很纠结,倒不相信‘方堃’的父母会和自己地球的父母一模一样,那样的话,又一脑子浆糊了。

  此时,方堃又紧张,又有一些期待。

  对地球父母的思念,虽深藏在心底,可藏的越深,念之越切,思之越痛,每当想起心中就有无限浓情横溢。

  看到方堃痴痴呆呆神情连变的样子,方姀越发相信这就是远房姑母那个不孝孽子了,唉,造孽,这货也不知是死了的好,还是活着更好?我那姑母也是惊才绝艳之辈,却被这个儿子闹的硬生生失了天姿奇慧,是命吗?

  “快起来吧,光着个腚,不知道羞啊?”

  巫马婥又扭方堃P股,大逞手足之Y啊。

  只看她眼底里藏着的光泽,就知道这女S胚的心思。

  方堃一惊跳起来,忙凝起元气之袍罩着X躯。

  巫马婥趁机瞥了眼他的‘小堃子’,哇哈哈,规模宏巨啊,老娘若是舍得贞身,怕是有的享受了啊,嘻嘻!

  方姀却极嫌弃的剜了方堃一眼,挥手从袖中丢出一件下品圣袍砸他脸上去,“混的这般凄惨,真不知道你怎么晋升的大圣?我也是奇了,这袍子,先穿上……”

  方堃哦了一声,就把这件下品圣袍穿上了。

  那巫马婥眼珠子一亮,羡慕的紧,但也不敢多想,看方姀这么罩这家伙,知道以后还有更多好处给他。

  忙掐他腰一下,递眼色让他道谢。

  方堃扁了下嘴,“谢谢姀姐。”

  她的小动作当然瞒不过方姀,回头瞪她道:“巫马婥,我方族子弟,你也敢养为宠噬他本源?”

  巫马婥忙道:“姀姐你误会了,我与堃子两情相悦的嘛,互噬本源,一起精进的,不信你问他啊……”

  说着又递一个眼色给方堃,眼中含了丝M意。

  那意思是好好说话啊,回头姐狠狠宠溺你。

  方堃就点头,“姀姐,婥姐对我很好的……”

  “闭上你的嘴,丢人现眼的东西,”

  方姀狠瞪他一眼,但这两个两情相悦,她也不好干涉人家,不然被人家两口子在心里骂,“巫马婥,不是我看他本源还十分雄厚,你以为我会信你?哼。”

  巫马婥也会来事,忙道:“姀姐,我是真心爱堃子的呀,哪次不是我倒贴他?你瞅瞅,我家堃子这俊样儿?我的心都酥了,恨不能把自己剁碎让他吞了呢……”

  这尼玛的要不要这么夸张?

  方堃都翻白眼了。

  倒是方姀直接给了她一句,“那你还修练个P呀?干脆把自己剁巴剁巴喂我弟弟算了,说的那么夸张,我要信你巫马婥,我就不是方姀了,你的名声,我不清楚?”

  巫马婥顿时蔫了,却立刻做出一付泫然欲泣的表情,真的被她硬生生给挤出两颗眼泪来,“姐姐明鉴,我虽说的有几分夸张,但对他的心却是真真的,堃子你说。”

  “呃,是的,姀姐,”

  方堃果然接受了巫马婥又一记M眼,替她说话。

  那方姀也不是瞎子,不会看不见,但弟弟心甘如此,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这辈子能我大出息,我给你当奴侍去,没得把方族的脸让你败光,唉……

  因为她心疼远房姑母,所以对这个方堃也是不忍丢下不管,当年若非姑母提携授恩于她,她也没有今日。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方姀就是这样的个性。

  论娇美,她尤胜巫马婥一线,论修为更高她一阶,论地位就更高了,她是学府正式弟子,每月都有几日轮着巡察,这巡察也是赚功绩点数的,比做悬赏任务省事,所以学府中的弟子都排着队轮流兼职‘巡察’之事。

  方姀的天姿也很高,入府之后就被一位盘古境的执事长老看中,收为了弟子,从此也算有了一个靠山。

  四阶盘古境大圣不算什么,但她的上面也有恩师为靠的,倚护关系就是这么衍生出来的,不然象她们这种家族中支系旁族,没多少人会关注或给予照料。

  当年‘方堃’娘亲被族中掌权的嫡脉逼着把亲子放到‘下州’去任其生灭,便托方姀的父母代为照料,当时就给方姀好处,是足够她和方堃两个人都修到仙阶颠峰的元圣丹,可是那脉掌权的嫡系对方堃的迫害一直没收手,结果硬是害了他的性命,连同保护他的方姀父母都跟着受了大罪,可终究没能护住他。

  后来‘方堃’娘亲得知事件始末,找那掌权嫡系讨公道,却没讨了好,最终还被族规惩罚,她就这一个嫡子,失子之痛让她心灰意冷,然后丈夫又被发落到参战边境的伐魔之战,结果战死在‘圣魔之渊’。

  本来,‘方堃’母亲是她那支嫡脉中最有希望晋升圣王境的天赋绝奇者,却遭丧子打击,又因挑起族中内争,而被方氏祖祠庇护那一脉的老祖降下惩罚,抽掉三分之一的圣尊本源,使她的境界直接从颠峰跌至中期境。

  至此,‘方堃’之母等于废了晋升圣王之基,抽取本源是最严厉的惩罚,这种沉重伤势一百万年也好不了。

  这些情况,方姀后来也都知晓了,因为‘方堃’之母的这事成了全族人的笑料,这对她又是一大打击。

  就方姀所知,姑母倍受打击之下,从中期境又跌落至初期之境,可谓惨不忍睹,惨无可惨,不如死了痛快。

  所以,方姀对方堃此时做巫马婥的应声虫的态度十分不满,这样一个没主见的人,指望他成器?可能吗?

  但他好歹活着,却是能让姑母重新振起来的天大好消息,方姀就没有再犹豫,以神念把与方堃的相遇的种种烙制出来,直接送出去给方氏祖地的姑母。

  用不了一日,姑母必然能收到自己的传讯。

  “你便在我法器空间中静修一番,你的情况我已上禀你娘亲,她很快就会得知,等有了回讯再说。”

  方姀面无表情的对方堃道。

  方堃倒无所谓,不过他看了巫马婥一眼。

  巫马婥道:“没事,姐姐在此陪着你。”

  这位主儿可是她进入学府的希望,怎么能让他跑了?

  哪知方姀娇哼一声,“巫马婥,你的心思我懂,既然你有照顾我弟弟,我许你明年一个特招名额,因为今年我师尊手中的三个名额已经用尽,你留在这也没用……”

  “啊……”

  巫马婥顿时脸色惨变,又一付生无可恋之状。

  一杆子支明年去了?

  她也知道方姀在敷衍她,本来自己和方堃没什么关系,也就是刚认识,还指望他一年以后还记得自己?

  一瞬间,巫马婥心入死灰了。

  她也方姀不待见自己,若非有方堃的面子,早一巴掌把自己扇飞了,在这些学府弟子眼中,自己就是草芥。

  “谢谢姀姐了,那我就不扰堃子修行了。”

  巫马婥面色有些寂寥落寞,看了眼方堃,“保重!”

  方堃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他的这种态度,让巫马婥心更寒了,没指望了。

  就连方姀看到他这态度,也是暗自摇头,这人的性子就是如此寡恩绝情吧,自己太了解他了,没想到他记忆全失,性子却没有改变,天生的怎么能改变?

  若方堃这时肯替巫马婥再求求她,她也不是不能向师尊再求个情,师尊也不是再搞不到一个特招名额,何况师尊还有浮屠境大圣的师尊,一个名额真不算什么。

  方姀把巫马婥送出法器空间,就继续巡察去了。

  又回到原地的巫马婥也回到了之前的状态,世情如此,她也早就看淡了,这不能怪方姀或方堃,自己本来就是心存的侥幸,想从方堃身上沾点光,可惜没沾上。

  她无声苦笑,定了定神,又去卖她的报名令牌了。

  方堃把一缕神念放在她身上,巫马婥自然不知,以他现在鬼神难测的修为,就是六阶天道圣尊也发现不了。

  他在方姀法器中留下一具化身,本尊就悄无声息的逸出了她的法器空间,一件下器圣器想禁锢他?笑话。

  来了一趟圣城,还没开眼界呢。

  岂能被这个‘便宜’族姐就关了警闭啊?

  不过,圣城的商行什么的,自己也不知门路,搞不清行情,给人家当冤大头骗也不是没可能。

  找个熟悉市场行情的当向导才好啊。

  方堃的念头又转到了巫马婥的身上,此女在圣城也不知混迹多少年了,怕是十分熟悉情况吧?

  ---

  巫马婥心情不太好,逛了一圈,没看到兜售令牌的合适目标,就撤出了报名的人堆,再说了,令牌贩子何其之多,那些年年被淘汰出局的初阶大圣和她差不多,都混成了这里的老油条,靠此为生,顺便寻找机遇。

  本来她以为今日撞上了大运,却不想打击这么快降临,让她这个梦做的时间长一点都不行,醒的太快了。

  一千年的飘零,一千年的苦寂,何日才能出头?

  一想到这些,巫马婥的心情就非常难过,父母都很早战死与讨魔战中,她历尽千万苦才修成大圣,也以为从此成了圣人,有了飞簧腾达的资本,哪知,仍是一草芥。

  轻轻抹去滑落脸颊的清泪,深吸气,告诉自己,苦难在不久的将来就要过去,我一定能挨得到,我可以的。

  大圣不哭!我是要成为亿万人敬仰的女尊的存在。

  “怎么?不卖令牌了?今儿不是亏了?白送了我一个,这生意做的,每日倒贴,唉!”

  打趣的声音从一侧传来。

  巫马婥一震,声音好熟,她猛地转头望过来去。

  那个颜色极好的小白脸儿,就是今日让她倒贴了块令牌的家伙,准备认祖归宗的家伙,就抱胸站在那里。

  方堃脸上淡淡有笑,目光炯炯盯着巫马婥。

  那眼神,不知为何令巫马婥有难言的窘慌产生。

  “怎么是你?”

  “很奇怪吗?”

  方堃反问?

  巫马婥回手指了指,“不是被你族姐关法器里了?”

  “我说想去城里逛逛商行什么的,就出来了。”

  “这样啊,你姐给你多少元圣丹?”

  一提到‘丹’,她就溢出一脸的财迷样儿。

  太穷了,一听到丹就眼放光。

  方堃一摊手,“一颗没给,怎么了?”

  巫马婥翻了白眼,“没半颗丹,你逛个P的商行?”

  方堃指了指她,一笑。

  这一下巫马婥顿时气歪鼻子了,“哎呀,你以为老娘是你的丹库啊?真当自己是‘小白脸儿’啊?你现在都要认祖归宗当大世家的‘世子’了,有脸让我贴你?”

  “这不是现在还很穷嘛?”

  “那你以为我很富吗?买来的十块令牌,除了倒贴了你一个,还有九个在这里,你叫老娘去哪给你找丹?”

  巫马婥有种要疯掉的感觉,这小子,黏上自己了?

  果然,方堃走近,低声道:“我P股都被你摸了,你不会不负责了吧?还说恨不能把自己喂了我,原来都是骗我的?我就说,平水相逢,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人。”

  巫马婥脸也憋红了,“大不了老娘让你摸回来,不是不想对你好,老娘也真的好穷啊,这么多年来,你是老娘看的最顺眼一个,以为你和老娘一样是孤家寡人,无依无靠,才想着和你凑乎成一对,好相依为命,可你一转眼你就认祖师宗了,老娘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女尊,女尊个屁啊,女人天性就改变不了脆弱的本性,就是玄冰本源偏向女人,让大多数女人比男人强了,可是修练是那么简单的事?资源全被有势力的霸占了,老娘这样的草根吃屁修练啊?去卖P股老娘不如直接死了干脆,这世道弱者就活不了,大圣?大圣也要苟延残喘……”

  她一下发泄出来,说的眼泪纷飞的。

  方堃扁着嘴,“你既知世道如此,还发牢骚?”

  巫马婥怔住,张了张嘴,苦笑摇了摇头,“我从来不以牢骚,我是坚强的要成为女尊的存在,只是,今日我不知道是怎么了,从未有过的脆弱情绪突发暴发,或许是你真的让我有一见倾心的那种感觉,可我恨自己没有养你的能力,其实,我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

  方堃怔住了,他感觉得出来,她说的是真心话。

  看到方堃发怔,巫马婥就知自己失态了。

  她再次深呼吸一个,平复情绪,“不好意思,让小堃子你看到了老娘脆弱的一面,不过,我巫马婥还是很坚强很有毅志的那种,我们就是两个世界上的人,哪怕只有方姀一个人罩你,你也比我强一百一千倍,何况你还有一个更强大的娘亲,堃子,抓住这个机会,你肯定进入学府,学到强大的功法秘技,那样你就有了在家族中的地位,我摸你,你可以摸回来,这不算什么,但是不要让我成为你的拖累,你这种比我还年轻的人很容易被女人M惑到,这是个无底深渊,会把你掏空的,记住我的话……”

  说到这,她摆摆手让方堃离开,“走吧,离我远一点,忘掉我,对你有好处,老娘不过看你长的俊俏,想玩玩你而已,没想到你有厌世家靠山,那就算了,滚!”

  搁下话,巫马婥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面没有动静。

  她走了很久,回头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有。

  也许,他被自己骂‘醒’了,他也不过是个刚认祖归宗的可怜人,都不知能不能得到多少支持,给他造成拖累的话,有可能惹恼他的亲人,那自己才是大难临头,被人悄悄干掉,本源偷偷抽掉,那才死的冤枉呢。

  动情?动情也没用,这世界是能动情的世界?

  动了情的都是傻蛋,最后怎么死也不知道吧?

  自己好象就是一傻蛋,还一见倾心?我倾尼娘个脚后跟,活得不耐烦了啊?这是个吃人的世界啊。

  看看,他对自己动情了吗?不就是想骗自己几个丹?给说了顿就回去了?刚才还一付死缠烂打的样子,这就醒悟过来了?不骗老娘了?怕被老娘黏死你吧?

  真没坚持,你要是跟过来再纠缠老娘一会,老娘说不定心一软,就把小身家全贴给你了,唉,道行太差了。

  巫马婥正在心诽谤着方堃。

  却看见不远处大树下,那个家伙正倚在树上看着她。

  呃,没看错吧?

  真是那家伙啊!

  还真黏上我了啊?这不是真的吧?

  走近一看,的确是方堃。

  不对啊,他在自己后面的好吧?怎么能跑前面去?

  圣城是不允许‘飞行’的,圣城法则管制的极严。

  她都搞不清方堃是怎么跑前面去的?

  “喂,你、你、你……”

  方堃笑意盎然,“摸了我P股的女人,必须对我负责啊,再说了,我也没要你的丹,就是想让你带我逛逛圣城,我没来过,不知道这里的情况……”

  巫马婥走近,以手点指,差点戳他鼻尖上去。

  “你狠,姓方的,老娘终日打雁,今儿终于被雁啄了眼,这是老娘的全部身家,你全拿走,算老娘倒霉。”

  她把一个精气团丢给方堃,里面是九个报名令牌,还有三百二十六枚‘元圣丹’,再没有别的了。

  这是一尊大圣的全部家当?

  方堃凝视着精气团中的这些东西,心都酸了。

  他反手又抛给巫马婥。

  “陪我逛逛去?”

  “哎呀,你是不是想着噬老娘的本源啊?所以看不上这些?你懂得,噬人本源,会惹来拼命的,老娘拼了自爆也要把你一块带走,你要不要试试?”

  巫马婥发起狠来,杏眼释威,要咋唬住方堃似的。

  初阶大圣自爆,二阶的也要给炸的神魂崩灭。

  “你那点可怜的本源,不够我一口吸的,我也看不上眼,还有这几百枚丹的家当,看的我好心酸呢。”

  巫马婥把精气团收了,“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之前穷的一丹不明,求老娘养你,老娘心一软,看你模样不差,才勉强同意了,谁知你是个黑了心肝儿的,现在看不起老娘这点家当了?你还没正式认祖归宗呢,就拽起来了?是不是看老娘够靓够美,想玩完了再噬了老娘本源啊?老娘可警告你,逼急了炸死你啊,反正老娘烂命一条……”

  她这招最是灵验,千百年来自保的大招,谁不怕?

  就是三阶归元界的大圣,被她这么吓跑的也很多,因为三阶大圣在初阶大圣的自爆中也会被重创本源。

  本源一但被重创,等于废了一半,就算百万年后恢复过来,也大不如前,除非有奇绝神丹救治。

  但是一枚治疗本源之伤的奇丹,那是天价,世家豪族的子嗣都买不起,要七拼八凑的到处借才可能买来。

  方堃也不和她胡搅蛮缠了,直接牵了她手。

  “逛逛去,带你消费,今儿买什么,你说了算,我出丹,这样好了吧?总不能让婥姐倒贴我一枚令牌。”

  “呃,你耍我啊?你有丹?你姐给你了?”

  巫马婥反应过来。

  方堃不置可否,“走城,去大商行。”

  “真的假的啊?你有多少丹?大商行可很贵的。”

  巫马婥看方堃神情不象假的,顿时来了劲儿。

  “够你花销的了,我们婥姐可是要成为亿万人敬仰的女尊的存在,岂能没有包花销的‘宠’呢?”

  “你就吹吧你,老娘才不上你的当,到时候拿不出丹来,给商行那些变态抓进去抽了本源,那才冤枉呢。”

  “我坑谁还能坑你?你都对我一见倾心了。”

  巫马婥翻了一白眼,“大爷,你消谴我呢吧?”

  啪!

  方堃照她翘臀就一巴掌。

  “赶紧走,别废话,你P股上都没几两肉,可见你的本源也可怜的紧,谁抽你的啊?卖了你也卖不了好价。”

  “唉呀,老娘和你拼了!”

  扑上来之后,发现跌进方堃怀中。

  然后被他一吻盖住了唇瓣。

  巫马婥脑际轰的一震。

看过《末法之妖孽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