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飞剑问道 > 第七篇 第二十五章 周山剑派

第七篇 第二十五章 周山剑派

  竹屋前草地上,秦云正以一根树枝为剑,修炼着周山剑派三大绝学之一的《冰霜剑图》。

  “嗤嗤嗤……”

  剑光迷蒙,有寒气凝结,地面上都开始出现了冰霜了,地面冰霜朝四面八方弥漫开去。这春天阳光明媚,却有冰霜凝聚,也实在夸张。

  越练秦云越是欢喜。

  “厉害厉害,冰霜剑图的基础剑术——三千冰霜剑,是我见过打根基最扎实的剑术,只要按部就班的修炼,耗费苦功,达到‘无漏’之境是必然。”秦云为之惊叹,“一门必定达到无漏之境的基础剑术,在家乡我虽然被称作天下第一剑仙,但也创不出!但是这世界一代代天才,心思都在近战之术上,反而成体系。比我家乡高明的多。”

  秦云满心欢喜。

  《冰霜剑图》的基础剑术‘三千冰霜剑’就让秦云有很多收获了,让他从另外的视角,剖析剑术。

  “每个世界都有优势。”

  “上古初期,虽招数粗糙,但那时更容易成神魔,魂魄强大,修行极快,我十年就悟出剑道。五十年将剑道都有所完善。”秦云暗道,“而如今这个世界,历史无比悠久,很多历史都断代了。仙佛都早成了传说,神通法术都断了传承。个个都钻研近战之术,这是一个世界无数人杰的智慧结晶,却将近战之术发挥到匪夷所思地步。”

  “这就是我需要学的。”

  秦云从一门《冰霜剑图》中就收获极多,自然想要学更多。

  ……

  作为掌握剑道的一位绝世剑仙,秦云耗费了足足半日功夫,将三千冰霜剑掰开分解,汲取其中的智慧结晶,融入自身的烟雨剑术中后,方才修行《冰霜剑图》第二卷的一门剑术。

  “冰霜剑图第二卷,冰心剑诀。”

  这一卷,是直指极境的。

  这门剑诀所修炼成的极境,也被称作极境‘冰心’,修炼有成后,心如冰镜,能映照万事万物,如此方能完美看破敌人招数破绽,后发先至,迅速击败对手。

  秦云虽然是掌握剑道的剑仙,剑道中也蕴含了足足九大极境,可其中并无‘冰心’这一极境,按理说要掌握新的一种极境很难。

  可真正修行时,秦云却发现很顺畅。

  “好奇怪。”

  “我感觉,我这一世的心境,格外的平静温和。”秦云疑惑,“上一世,我体内满是煞气,杀意重的很。杀意一直折磨我。可到了这一世……却反过来,极为平静,即便发现这一门剑诀对我有帮助,我本应该很开心。可内心就是平静。”

  心如止水,这种状态自然好。可如果时时刻刻如此!没有那种狂热、愤怒等激情在,秦云也觉得头疼。

  “感觉自己成了得道高僧了。”秦云摇头一笑,“孟一秋的记忆中,他并没有这种情况,否则也不会为龚仙子那般痴迷了。上一世,‘翼’也很正常,我降临后,却是一直受煞气折磨。这一世,却是截然相反。降临后心境却格外平静温和。”

  练了片刻。

  “我,练成了?”秦云都惊讶无比。

  仅仅半个时辰,秦云就掌握了新的一种极境‘冰心’。

  “这么快就掌握极境‘冰心’,看来这一世,我的心境真是格外适合‘冰心’这一极境啊。”秦云暗暗道。

  ……

  《冰霜剑图》,共三卷。

  三千冰霜剑、冰心剑诀、冰霜图,从基础到高深,可实际上最高深的‘冰霜图’秦云却没瞧得上,以他的剑道境界,能迅速判断出,‘冰霜图’号称蕴含冰霜老人所悟剑道,这也是历史上一位入道的绝世剑客,他这一门绝学被周山剑派得到后,成了三大绝学之一。

  周山剑派弟子观摩冰霜图,参悟剑术,历代都有有成就者。

  这一代,在《冰霜剑图》上成就最高的,就是天下人称‘冰霜剑’的孟一秋!

  “冰霜图?只是最普通层次的道。”秦云暗暗摇头,随手扔掉树枝,“都远不及我所悟的剑道。对我而言,反而基础剑术给我了很多启发。”

  “这一门冰霜剑图已经练完,对我已无用,我还需搜集更多剑术。”

  “师父,师父。”清脆声音响起。

  一名绿衣少女拎着竹篮而来,老远便喊道。

  秦云转头看去,看到绿衣少女,不由一笑:“清沙。”

  “师父,你今日气色好多了。”绿衣少女眼睛一亮夸赞道,往日师父总是在竹屋内不出来,特别掌门死后,师父更是伤心,今日却出来,竟然还面带笑容,这可太难得了。

  “清沙。”秦云笑道,“我成了长老,因为宗派规矩,是必须收至少两位亲传弟子。你和梅霞都被宗派安排在我门下,梅霞也就最初几日来见我,后来再也不来了。你倒是每日都给我送吃的,难道不知,我时日无多,是个将死之人了?”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绿衣少女则郑重道。

  她柳清沙自孩童时拜入周山剑派,从小刻苦修炼,经过诸多筛选、派内比试,终于在十八岁这年成为真传弟子!哪想最终和‘齐梅霞’一同被安排在‘冰霜剑’孟一秋门下!这绝对是最差的安排了,因为谁都知道,孟一秋怕也就最近几个月就得死了。

  齐梅霞刚开始还来热情伺候,希望孟一秋临死前好好教导,可孟一秋本身就痛苦,至亲的掌门师父又死了,更是悲痛欲绝,哪有心思教弟子。齐梅霞见没希望,早就去讨好其他长老去了。

  倒是柳清沙,每日来送吃的,在柳清沙看来,这毕竟是她师父。

  在修行界……

  师徒关系是很重要的,师父可真如父母般。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秦云轻声念叨,孟一秋记忆中最崇拜爱戴的就是他师父,周山剑派上一任掌门‘冯擎苍’,这份记忆,也让秦云都对这位冯擎苍颇为敬重。

  “清沙,跟我走。”秦云一招手,竹屋内一柄佩剑飞出,落入秦云手中,随意挂在腰间。

  “是。”柳清沙有些疑惑,可还是拎着篮子跟随。

  ……

  秦云带着柳清沙,来到了后山的一处墓地。

  那是上任掌门‘冯擎苍’的墓。

  秦云默默看着。

  孟一秋年幼时是和妹妹相依为命的,后来就是被冯擎苍所救,带回宗派。冯擎苍也时常照顾,加上后来早早拜在冯擎苍门下成为亲传弟子。孟一秋心中……是将冯擎苍当成父亲的!冯擎苍也将孟一秋当成自己儿女般照顾。孟一秋身中剧毒后,冯擎苍也是大怒,离开门派,一是寻解毒之法,二也是为其报仇。

  冯擎苍身死,和孟一秋说起来也是有些关联的。

  冯擎苍一死!孟一秋又自责又悲痛。

  “我只是吸收了他部分记忆,怎么也感觉到心揪起来的疼?”秦云捂着胸口看着墓碑,“是执念吗?”

  “这个孟一秋落入这地步,还是太傻,完全被一毒妇所利用,给人当了棋子。甚至连累到师父。”

  “那毒妇……”

  秦云眼中寒光一闪,“这孟一秋虽然三十八岁,可见过的人心黑暗还是太少!现在看起来,那毒妇从一开始就在利用他,算计他。”

  “孟一秋,我知道你恨她,放心,天道有轮回,善恶终有报。”秦云默默道。

  柳清沙在后面看着。

  她知道,她师父孟一秋和上任掌门的感情很深。

  “铛!铛!铛!铛!铛!铛!”

  忽然钟声急促响起,接连六声。

  “六声?”秦云脸色一变,柳清沙更是脸色煞白,六声钟响代表宗门到了生死关头。

  “师父。”柳清沙有些慌张。

  “走。”秦云喝道,带着柳清沙速速朝前山宗门大殿赶去。

  ******

  周山剑派底蕴颇深,虽有部分弟子在外行走,可还是立即召集三千多外门弟子、五百内门弟子,以及真传、长老们都聚集在宗门大殿前广场上。

  密密麻麻的弟子们个个肃然看着前方,他们早就布置成剑阵,无数剑气形成群山虚影出现在上空,这些弟子们以剑阵联手,就是面对朝廷十万大军都能轻易破之!可此刻却个个如临大敌,在剑阵的最前方,就是现任掌门‘左堂’和长老们、真传弟子们。

  能成长老,都是掌握天道意境级的先天境高手,个个都是以一敌万的强者。

  嗖嗖。

  秦云带着弟子柳清沙,也来到人群最前面,他们从后山赶来,是最后赶到。

  “孟一秋。”其他长老们看向秦云目光甚至都有着一丝厌恶,一个身中剧毒实力所剩无几的长老,甚至前任掌门之所以死也是为了这孟一秋,他们自然对其厌恶。

  “被一女人玩弄,还害死了师父,又蠢又没用。”

  不少人看到秦云都是如此认为。

  秦云出现后则是站在一旁。

  “一秋。”掌门‘左堂’是一位微胖中年人,年有八十,不过先天虚丹境有两百年寿命,自然算年富力强,他也是秦云的大师兄。左堂看着秦云,师兄弟还是很有感情的,只是看着师弟一步步接近死亡,他也心痛。

  “师兄,发生什么事了?”秦云询问道。

  左堂看着远处山下,开口道:“一秋,情况很糟,血刀宫这次大举来犯,山下弟子怕都已毙命。要不了多久,血刀宫高手就会杀上山。以血刀宫和我周山剑派多年来的仇怨,这次怕是想要灭我周山剑派。”

看过《飞剑问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