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 > 飞剑问道 > 第四篇 仙人洞府 第二章 玉清妹子

第四篇 仙人洞府 第二章 玉清妹子

  元符宫主很快也冷静下来,坐了下来,朝秦云、洪九二人笑了笑,慨叹道:“有些失态了,让两位小友见笑。”

  “元符前辈也是心牵挂宗派未来。”洪九则道。

  “是啊。”

  元符宫主点头,“老道我年龄大了,怕也见不到我景山派重新成为道家圣地的那天。可只要诸多典籍回归,我景山派就能不断变强,一代强过一代,数百年乃至上千年后,景山派定能重新成为道家圣地。”

  秦云、洪九二人点头。

  其实天下大势力,对景山派传承并不是太在意!一是因为景山派不可能将典籍给外人。二是各大势力也有自己的传承。就像秦云,他修炼的乃是剑仙传承,体内法力都是剑仙法力……根本没法转修其他流派的。像伊萧也是如此,修行雷法,也是没法转修的。

  反而修炼很粗浅法门的,倒是有可能用强**门强行转修。

  而越是顶尖法门,越是无法转修!

  “两位小友,我也不瞒你们。”元符宫主道,“另外五块符牌也的确早有归处,都不在我景山派内,我景山派和他们五方都有约定!每一方都最多派出两位修行人,而我景山派则是派出三位修行人,不过,我们景山派早就宣布过,景阳洞府内的宝物,我们只要典籍!其他灵宝法宝等物……任由六块符牌拥有方去争,谁争到归谁。”

  “可典籍,却是必须归于我景山派。景阳洞府所在,我景山派早就布置下重重法阵,没我景山派允许,就算有符牌也进不去。”元符宫主说道。

  景山派虽然没符牌。

  可却将景阳洞府看的死死的!

  “我一个剑仙,也没法转修其他法门。”秦云说道,“我们自然不会拿其中任何一份典籍。”

  “我也相信秦云小友。”元符宫主点头,“只是有些话得提前说清楚,还有,另外五块符牌的归处……我也可以简单告诉你们,有一块在皇宫内,有三块分别属于三个千年大家族,还有一块符牌,也是在一位先天金丹修行人手上。”

  “这五方,来头可都不小。”元符宫主笑了笑,“景阳师祖所留宝物让朝廷,让那些千年大家族们都眼馋的很,元神仙人也想得到。不过景阳师祖布置的阵法也极了得,完全禁止元神仙人进入,至于先天金丹境进去,却是有生命之危。”

  “除了危险,就算最终得到宝物出来了!得到的宝物一般就罢了,若是你们得到灵宝?秦云,恐怕朝廷、各方大家族都会想要从你们这强行夺走。”元符宫主说道,“即便你们愿意卖给任何一方,灵宝换得的宝物也太多,也会惹太多人或者妖族眼馋。”

  “没实力,可护不住宝物。”元符宫主笑看着秦云。

  “元符前辈,你的意思是?”秦云看着他。

  “我景山派只要典籍,不要宝物,如此方才超然。其他各方才不和我们争。”元符宫主说道,“我说那些,是提醒秦云小友,没足够实力,是护不住宝物的!便是先天金丹修行人,除非是最顶尖的那几位,否则也不敢说能够独占一件灵宝。”

  “而秦云小友你的实力,怕是一件‘一品法宝’都是护不住的。”元符宫主说道,“毕竟,一品法宝大多在元神仙人手里。”

  “而进入仙家洞府,冒那么大风险,得厉害宝物又护不住,得普通宝物又不值得。所以我觉得,秦云小友……可以将这符牌卖掉!卖给朝廷,卖给千年大家族等等。”元符宫主说道,“这样,又没危险,又悄悄的得到大笔宝物,外人又不知。”

  “这符牌能换多少宝贝?”秦云问道。

  “估计一件三品法宝,还是能换到的。”元符宫主说道,“多了怕就难了!毕竟进去一趟,冒大危险,也不一定得到更好宝贝。”

  秦云和洪九相视一眼。

  “不用换。”洪九传音道,“你我联手,得到的宝贝一定比这多多了!而且我们悄无声息得到的宝贝,只要不说,不公开示人,谁知道是我们拿的?”

  “我们还是打算进仙人洞府瞧瞧。”秦云说道。

  元符宫主见状,点头:“也好,六块符牌如今聚齐,我景山派也得准备下,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进去?”

  “如今已是四月底,便六月份吧,或者六月往后。”秦云道。

  “好,我现在就回去,并且和其他五方也谈好,一定定好日子,便通知你们。”元符宫主说道,“你们这边,是你们两位进去?”

  秦云带洪九来见他,元符宫主就有所猜测了。

  只是他有些疑惑……秦云为何带洪九去仙人洞府?不请更厉害高手?难道是觉得洪九实力弱好压榨,好一人独占更多宝贝?

  “我们俩。”秦云道,“元符前辈,关于我们的消息最好保密。”

  “放心,不过等进入那天,你们六方见面,就没法保密了。”元符宫主说道。

  “那都是进去之时了,自然无需保密。”秦云道。

  “好,那我便先回去,这次真谢谢秦云小友你们了,让我景山派得到遗失传承有望。”元符宫主端起酒杯,秦云二人也端起酒杯。

  喝了杯中酒。

  元符宫主便起身,推开一旁的门,走到外廊道上。跟着哗的,化作一道雷霆划过长空,就消失在远处天际,直奔景山派方向。

  “好快。”洪九也起身走到外廊道上,扶着栏杆眺望远处,“论飞遁之术,在江州,元符前辈当属第一了吧。”

  “对,这遁术的确江州第一,被他盯上,妖魔们可都逃不掉。”秦云也走到栏杆旁。

  “马上就要进仙人洞府了,真有些紧张啊。”洪九道。

  秦云看了眼身旁的洪九:“你如今实力,就敢进仙人洞府,我都有些佩服你。”

  “不是扯着秦云兄你的大旗么。”洪九笑道,“秦云兄,我们现在回广凌?”

  秦云却瞥了眼远处,若有所思。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秦云道。

  “好。”

  洪九当即悄无声息离去。

  秦云则是看着远处,略有些惊讶:“我应该没看错。”虽然隔着好几里地,可秦云视力非凡还是看清了对方模样。

  当即一迈步,就消失在这酒楼,当然酒楼的酒钱也早付了,他们修行人可不会做出吃霸王餐那等事。

  秦云行走街道人群中,也自然施展着神隐术,周围行人根本没注意秦云。

  他随意行走,速度却极快,转眼已是数里之外。

  “嗯?”

  在喧闹人群中,秦云看着前方,“没看错,的确是玉清妹子,只是玉清妹子怎么落到这般地步了?”

  秦云少年时在西山剑园练剑,当时有近四十号人,几乎都是少年,少女极少。玉清妹子便是其中之一。

  “不是说玉清妹子她父亲调任南明郡,她也随之去了南明郡,并且嫁给南明郡豪族‘归海家’的病公子了么?”秦云暗暗疑惑。

  ……

  街头上。

  黎玉清裹着头巾,穿着普通布衣,穿着布鞋,身后背着一个小娃娃。

  她腰间有着一柄剑,此刻眼神凌厉扫视周围,周围早有一群护卫拦截,在正前方正站着一名三角眼青年,这三角眼青年脸上还有一颗黑痣,此刻冷笑看着黎玉清:“弟妹,你可真能逃啊,这都逃到容坛郡了!不过,你以为你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归海程,我夫君刚刚身死,你便这么逼你弟弟的妻子?”黎玉清咬牙。

  “我那三弟都死了,你还想要一辈子给我那病死的三弟守贞洁?”三角眼青年嗤笑,“而且我是他兄长,他死了,我照顾他妻子女儿有错吗?”

  “你这是逼我。”黎玉清咬牙道。

  “你剑术挺不错,可在我面前,你以为你能反抗?”三角眼青年嗤笑道。

  黎玉清看向周围一个个拦截住的护卫,锵的一声拔剑,直接横在脖子前。

  “你要再逼我,我便自尽于此。”黎玉清眼中有着泪花。

  三角眼青年却连道:“怎么,你不要你女儿了?”

  “我会带着女儿一起死。”黎玉清盯着道,眼神中有着决绝。

  三角眼青年看着眼前女子,自从他三弟娶了这个弟媳,他就看上了。弟媳是真美!不同于青楼名妓,不同于常见美女,弟媳‘黎玉清’因为喜剑术,且剑术颇高,自有一股剑侠气质,加上容貌极美。让他一直心痒痒的。

  盼来盼去,病恹恹的三弟总算死了,黎玉清的父亲也在对付妖怪时身死,没了依靠,这朵花终于要落在自己手了。只是谁想她竟如此刚烈。宁愿带着女儿逃离家族,都不愿从了自己。

  “李兄,你有把握拿下她吗?可别让她死了。”三角眼青年传音道,他也是修行人。

  “这娘么剑术颇高,不过我现在离她很近,突然施展法术,有九成把握拿下她,不让她自杀。二公子,可要出手?”另一位修行人传音道。

  黎玉清此刻紧张万分。

  她感受着背后的女儿的体温,女儿如今才一岁多。

  “莲莲,别怪娘。”黎玉清眼中含泪,低声道,“娘也很想照顾你长大,可娘做不到了。”

  她低声说着,同时也小心注意着周围。

  “玉清妹子,好久不见!”一道声音响起。

看过《飞剑问道》的书友还喜欢